[云纲/伪云里]他的发 (中)

2008-08-11 20:19

(3)



他怀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缓步走在径长的走廊上。一个人的脚步,却带著无限希冀与欢愉的跫音。昨夜学长的答案,也许是有可能……他在骗自己,企图说服自己去相信一个不可能的事。



一丝微弱灯光在和室的门隙边流泄,他站在门边。只是,脚步顿然停下,屏著呼吸……错愕。



这是一个让外人无法从中干扰的温暖情景。门外,寒流残酷地冲击他的身体与脑袋。两抹黧黑的身影背对纲吉,相融的墨色……深缠著根本无法分离,岂能容他这异色杂插而入。



热闷的夏夜,却很冷。



他站在门外,坚持不让自己的眼睛润湿。不该哭,他该坚强。软弱没用的草食动物,是云雀冷冷的语腔,他一直是这麽喊著自己,十年来……未曾改变。





该走了,该放了……该忘了。






掉头,他离开了这片他本不应该来打扰的地方。




“你不去吗?”




离开暧昧的姿势,男人黑色帽檐下,闪出一丝藏不住的笑容。REBORN从容收起一张铺开在桌面上的图纸,一双黑瞳好似黑夜间的朦胧气息,难以捉摸。




“那个笨蛋草食动物。”



瞥了一眼门扉,他感受到纲吉刚刚来过的味道。云雀低吼,秀致的眉微微蹙起,把REBORN独留在房内,自己则跑了出去。


眯眯眸子,REBORN浅浅淡笑。一直以来,这男人会变得像此刻的急躁不安……都因为,对方是一个笨蛋草食动物。


“谁让他是你的空。”



把图纸卷好,男人把帽沿再次拉低,掩去帽底下的黯然神情。







.........................................




(4)




他和他躺在草地上,看著夜空上闪烁的点点星光。没有多余话语,此时安静的气息正朝夏天微凉的晚穹之上慢慢游动,格外协调的虫鸣在宁谧夜里缓缓奏起来。




“对不起。”



“没必要道歉。”




从容不迫,青年毫不迟疑的回答云雀。对,谁都没错,谁也没必要道歉。没有望向身旁的男人,纲吉指著夜穹,一层薄薄的云絮在空中缓浮。




“有一天……会有一天,我一定会让你自由的。”




云,它应该是自由的,它应该是无束缚的。空,空守,一片空,只是一个硬要绑囚云层的理由而已。戳破那一层薄弱的谎言,就是时候让这一切回归自由。




“……”





他沈默,愕然的神情在男人的黑色凤眸中闪现,云雀凝视身边的青年,此刻的纲吉……好似变了另一个人。



蓦地爬起身,他把颇为瘦小的青年紧紧揽入怀里。发觉怀中的人在微微挣扎,最终还是蹙著眉妥协了。





有些霸道,有些郁惆,有些苦闷……贪婪著那如幻觉般的温暖,拥著的温暖在彼此身上交替交接,今夜上空的烟花特别闪耀,格外绚烂豔丽。


热腾腾的夏天,在微凉的夏夜里,绽放最後的热情。很漂亮的一瞬间,下一秒,即逝。



纲吉许了一个愿,在烟火下……却忘了。






..TBC..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Comments:編集・Deleteに必要)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