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纲/伪云里] 他的发 (上)

2008-08-10 23:40

咳咳,这是给女儿的文……呃,不要问我这是为什么写的==,一时兴起?(大概)








(1)


不知曾几何时,学长的黑色发丝,在他的眼瞳里慢慢地、缓缓地、渐渐长了起来。





‘长发,是为了给重要的人许愿……而留长的。’






夏天的到来,阵阵热滚滚的大风刮起一片褐黄尘土,飞扬的朦胧覆盖了整片窗外场景。浓浓的闷热气息在教室里回转,汗水与黏腻交杂,高声的交谈在耳边不断充盈。



他趴在桌上,人显得格外懒散。看著窗外情景,虽然现在是夏天,但此时的天空色彩却蓝得很柔和。



安静闭上眸,午间热腾腾的气息在不甚宽大的教室内氤氲,恍恍惚惚间重沈沈眼皮敌不过睡意攻势,纲吉干脆伏在桌上小休了起来。




“云雀学长的头发长了呢。”



“嗯嗯,听说是为了爱人留的!!”




女生们之间的悄悄话,渐渐大声起来,肆意扩散。朦胧中,纲吉无意听见了她们之间的交谈。



“美留子,你怎麽知道?”



“哼哼,你不知道有个传说吗?头发留长,是为了重要的人许愿啊!学长的身边不是经常有一个黑衣小男孩麽?”



“哦哦~我知道了,美留子你可真坏!!”




女孩们围一起开始阔论,自顾自地贼贼笑作一团,殊不知她们细细又尖利的笑声仿佛刀刃般刮割著纲吉的耳畔,痛又涩。



闭著眼,少年把脸侧向窗。


那片蓝蓝天空……把那一朵朵云絮紧紧锁在穹空里。重重眼皮压著眼眸,一股浓浓咸涩忽地冲击眼眶,那也许是眼泪……想克制它们的狂妄涌溢,但却似乎没办法。




眼角的两行水迹,是他压抑不住的结果。





.........................................





(2)





那是束缚,不是自愿,也不是自由。云,注定永远被锁在蓝蓝天空里。




有时侯纲吉知道,让云雀当他的导师是不对的选择。那只是他一时任性的後果,冲动……却得不到最後想要的,他爱上了一个永远不会爱他的男人。



他後悔,却已来不及。深深陷入,纲吉忘了,也不顾将来会面对的後果。



寂寞深夜,看著厢房外的纸灯,一只简素褐色的飞蛾正围绕著炽热灯火。似个无头苍蝇,傻傻地想闯破一层薄薄纸膜,然後扑近温暖的光源怀抱里。



短短的瞬间,只为了……不顾一切。



苍郁弧度攀在脸庞上,青年孤独的棕瞳镌著那痴蠢的生物,这……就是所谓的,‘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空守,今天的训练就到此为止。”




他转头看,面前男人,眼睛没是直视自己,那浓浓黑色的睫毛垂下。一身深墨的日式和服显出云雀高贵而不可忽视的气势,他跪在纲吉面前,漠然低首。




“呃……嗯谢谢。”



赶紧整了整身上潦乱的和服,少年颇有些狼狈地也朝著黑发男人跪著鞠躬道谢。



无一丝波澜的瞳仁,纲吉不语凝视云雀颀长的身影在纸门边缓缓退离。安静的空气,有著那只痴蛾扑撞纸灯的‘啪啪啪’声响,和服与压在古老地板上的跫音,沈重拖曳的细声。




“云雀学长……明天,我是说明天……夏祭你要来麽?”




抿唇,他是鼓足了平时找不著的勇气,才一口气说了出来。紧张闭眸,他不知道答复是什麽……祈祷,回答最好是他要的结果。




“嗯哦……”




他回头,瞥了纲吉一眼的黑色瞳仁,重重寒息的瞳孔下携著不明意思,却仿佛像似一把冰镐狠狠缀入青年的心口。




是,还是不是?





他离开,黑色身影,黑色长发丝,好似一袭黑色潮水,离去而并不属於阳光的区域。留下无限寂寥,抬头望外边的墨蓝夜空,只剩下黑夜与稀薄云层。而云雀学长给自己的答复,那仿佛是一个没有答案的答案。




坐在黑暗屋檐下,一抹清棕的身影却与此刻的黑夜显得格格不入。长长的深栗发丝,缭过肩头滑泻而下。




那发,他为他而留长,他为他而许愿。而他的长发呢?为谁……




...TBC...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Comments:編集・Deleteに必要)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