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 跫音

2009-02-12 01:54

于是这是这人第一次尝试写的鬼故事==

有自家老婆的帮忙=3=~若你有看见繁体字先生的话……就是老婆的功劳了~XD



为自家老公写的,希望她生日快乐~虽然迟了好多OTL













《跫音》


(1)


宁静的清晨,墙角上悬挂的老挂钟已经不动了,时针与秒针并列在不知哪天的1:37分。


“滴答啪答滴答啪答——”


不知那是哪个该死的狗杂种在外头,吵杂但具有节奏性的声音,有力地在门外传入她的小房间内。就算床上有厚厚的被褥覆盖着,但刺骨的寒气仍然能够从被子的缝隙间窜入,她睡得不安稳,翻来覆去。


华芊猛地睁开眼睛,哈哈哈地大口粗喘。


那是一个真实的梦,真实得异常可怕。华芊仿佛仍能感觉刚刚死里逃生的惊骇感,按着自己强烈起伏的胸口,汗水带着冰冷滑过脸颊。头顶上的老风扇吱呀吱呀地努力旋转,昏沉沉的四处,在这间古老的旧房子里酝酿起一股怪异的气息。



“嘻嘻……捉迷藏……你是鬼……”


宛如教堂上吟唱的声音,在遥远的地方带着郁幽的节奏,盈然传来。


她在梦境里看见一个女孩子正咧嘴对她笑嘻嘻,不断在走廊尽头边朝她招手,轻轻地、缓缓地,女孩的小手好似羽毛般在空中不停挥动。


华芊浑身冒汗不断摇头拒绝,女孩则一步一步逼近。笑眯眯的小脸庞在布满迷雾的空间里若隐若现,越来越有一种可怕的感觉在渐渐滋长。在她不断倒后退的时候,黑乌乌的冰冷感突然袭击,黑色的暗水在地板上涌起。骇异的眼神自华芊完全吓呆的眸里透出,脚下仿佛有一条条缠绕的蔓藤,潮湿的水从脚底窜了上来,慢慢地缠绕。



“不——”


她摇头,疯狂又悲哀的呐喊。眼泪已不受控制流满面,企图把脚从那好似泥泞般的地板里抽出。


“……姐姐……你找到我……了吗?娃娃呢?……你还没把……它找出来……”


穿着象牙白公主裙的小女孩没有再靠近,睁着突出血丝的眼珠,苍白的脸庞在灰蓝的夜光间,华芊看见女孩有一口裂缝似的弧度悬挂在小小脸孔。


冰冷的空气中有浅浅的不安,滴答啪答,不知谁的脚步在水面上划出轻轻的跫音。


“姐姐……你找到它了吗?嘻嘻……我们一起玩……吧……”


华芊捂住嘴,吓软的腿早就动不了,只能愣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小女孩以非人的速度靠近自己,她看见女孩伸出深红的舌朝自己布满泪水的面孔撩舔,微温的触感与自己冰冷的脸颊产生一股不自主的颤栗。


“鬼……鬼……”

顫抖著雙唇,直喃著。小女孩聽到,嘻笑的声音在华芊的脑海里响起。



“嘻嘻……不對,姐姐你才是鬼,不信你看看。”



小女孩嘻笑的声音仍不断萦绕,她的身体也跟着透明,接着慢慢映照出自己的身形……


透明却帶点水波的表面映照着自己的身形——原本是流出澄澈泪水的双眼開始冒出一點點鮮紅,最后是源源不絕的冒出。


華芊顫抖著,想要伸手摸摸看是不是真的,可是身體卻不聽使喚,只能顫抖著。腦海裡不斷命令著身體,動啊!動啊!動啊!不斷的命令身體。

最後身體彷彿受到釋放一般,華芊有點沒辦法掌控身體的往前傾倒,好不容易穩住身體,想要觸摸臉頰的時候,手不聽使喚的愈來愈重,彷彿重到要掉落在地面上。

這時候小女孩的聲音又在腦海裡響起:「嘻嘻,掉地板了……」
聽著小女孩的話,華芊下意識的徃手那邊看,一看,又是個讓自己想要尖叫的畫面。

右手沒了,而且還可以看到右手臂的一切,骨頭、關節、肌肉,清楚的看到是因為沒有血,為什麼沒有血?華芊疑惑的想,之後耳朵感到一陣溫熱,在看向水面的時候,自己的耳朵已經開始流出大量的鮮血。


而小女孩的笑聲還持續著「嘻嘻……好多顏色,有白有紅有淺紅,可以讓娃娃化妝,嘻嘻……」


然后她看见女孩的面孔,冒出丝丝血红,一丝一丝蜿蜒地沿着女孩娇小脸部曲线流下。滴答啪答,滴答啪答,她惊恐睁眼,看着女孩要抓住自己的手腕,鼻间完全充斥满满的血腥味。



“……姐姐……”




(2)




她在门外的那一声声不断吵杂中惊醒过来。吵杂的声音仍不停止,掀开被子,抓抓乱发她躁恼地推开房门,朝外边大吼。


“Fuck you, keep your bloody mouth shut!!”


等她吼完后,吵杂声音夹带急促的脚步声依然高昂仍没断过,空荡荡的走廊没有人,那仅有的一口窗外传来孩子们戏闹时的尖细叫嚷。


“该死的狗杂种!”


她朝外边比了比中指,往房里走去,然后大力地甩门。


华芊是一个从中国离乡背井来到美国的华人,那时候曾在亲友面前宣誓自己一定能够赚大钱的,但这片充满金发碧眼的天空下生活,并不是她想象中的容易。一个没什么资历的26岁女人,她在美国的日子生活得很勉强。


勉强得靠着外国男友的推荐,进入一家不怎么出名的小报馆里,捞了一个小专栏的作者。男友并非富人,华芊也不是那种非要靠男人过活的笨女人。于是这样混混沌沌,掰几百个英文字能够填满白纸的稿,就能够领取一份过活的费用了。



现在住的房子是便宜便宜租来的,房租太太是一个沉默的中年女人。


“喂你,走廊后面的房间别随便打开。”


在华芊搬进来时,她很粗鲁地说。抛了房间钥匙给呆掉的华芊,拖着微跛的腿,慢慢走开。


切,搞什么神秘。华芊摸摸鼻子,不悦地瞥一眼在走廊后头的房间。黑沉沉的朦胧笼罩整个空间,冷空气渐渐延伸过来,她蓦地浑身打起颤来。


她还是好奇地想凑过去,前脚才刚划出去,就听见房租太太低沉而可怕的声音自背后传来。


“华芊小姐,我的话你难道没听清楚?还是你想尝试靠近那儿?”


“抱歉、抱歉。”


转身瞧见房租太太黑了一片的脸庞,她尴尬地道歉。华芊吐舌缩肩,把行李往怀里一捞,快步窜入房里。



••••••••••••••••••••••


(3)


打开笔记本,她拖着下颔思考下一篇的文章。


“滴答啪答、滴答——啪答——”



狗养的,一大清早吵什么?!容易烦躁的华芊立刻冒出满额青筋,出现在荧屏上的字突然一闪一烁,被删除,然后又出现。她揉揉眼,只见荧屏的字没什么……也许是今早的梦影响吧。


“滴答滴答——啪答滴答——”


不寻常的跫音在门外徘徊,她蹙起眉。




“上帝,这房子的人都搞啥鬼!”


她用力推开门,粗粗吼道。



“姐姐——”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陌生的称呼,华芊会不直觉中寒了整个脊背。睁眼,眼前的女孩很正常,她疑神疑鬼地松下一口气。



“玩具不见了,姐姐有看见吗?”


女孩扎着直长的马尾辫,小手扯着女人的衣摆,乌溜溜的大眼眨巴眨巴地望住华芊。



“哦?是怎样的?”



原来这房子里也有租给有家庭的人,看不出这成旧的老房子还有小孩子愿意待着的。华芊撇了撇嘴,蹲下来问起面前可爱的小女孩。



“嗯……它被别人拿去了。”


女孩嘟起嘴,漂亮的大眼里开始慢慢酝酿泪汪汪的水雾。


“好好好……姐姐陪你去找,好不好?”


对可爱的孩子完全没抵抗能力,华芊没发现自己带着宠溺的哄骗语气,把孩子抱了起来,女孩的身体有点轻,也许是清晨的气息,所以皮肤接触时有些凉。



“被谁拿去了啊?”


“在那边……”


门外,华芊问着女孩。只见女孩向走廊尽头指了指,惊愕凝望那片黑沉沉的空间,她又是一股席卷而来的颤栗窜进体内。



“在哪里?”


空气开始渐渐冻结,冰冷的细微水声轻轻漾,她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抱着孩子一路沿着走廊往深处走去。


“那边。”


女孩的声音变得冷硬起来,小小胳膊缠紧,华芊仍没察觉到,只知道周围的空气在刺着她裸露的皮肤。


“是那个吗?”


女孩的手好冷,华芊感觉。她打开小门,看见黑暗朦胧间,地板上躺着一只歪头的布熊娃娃。


“姐姐……找到了哟,我们一起玩吧。”


熟悉的声音,犹如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撞入脑海里,敲痛了她的耳。手不知不觉长了不少,冰冷的黏稠感,沿着脖子上缓缓缠绕起来。


不能呼吸!华芊慌张挣扎起来,女孩的胳膊缠着脖子越发紧迫,她感到肺部的氧气被一次性抽出,窒息般的痛撞击胸口。


“咳……救……help……”


女孩的舌尖凑了过来,好似品尝珍贵美食般,轻轻地舔着华芊失去血色的脸庞。


“姐姐……我们玩……一起玩……你是鬼哦……”


不知何时出现的布熊娃娃也凑了过来,毛茸茸的面贴着自己的脸,有一股浓浓欲让人作呕的血腥味强行窜入华芊的鼻腔。



嘻嘻嘻的笑声,在空间里时快时慢地动荡。女孩布满血迹的白色脸庞,熊娃娃黑暗中诡异狰狞的笑容。她绝望地睁眼,手脚无法移动,只能看着庞大的布娃娃朝自己扑来。



“不……”





••••••••••••••••••••••


(4)



门外的脚步声仍不断,她听见。墙角上的老挂钟突然走不了,停在1:47分下午。



“不——不要!!”


她再一次醒过来,紧紧抱着自己的脖子,感受手心间传来她还活着的温度。


这时候,卡嚓,房门被打开。房租太太带着沉默的表情进入,后面跟着的是一群蓝衣员警。


“这是她的房间?”


“对。”


“您是在哪里发现她的尸体?”


“在走廊尽头的小房。“


员警严肃的表情好象在审问些什么,而房租太太则点头述说着。



上帝,发生了什么事情?天,她究竟还有人权吗?怎么一群没通知就闯入她的房间!


“搞什么,没看到我在这里吗?!”


坐起来,她大吼。没人理会她,耳边流动着水声和脚步音,仿佛当华芊不存在似的。


“你这臭婊子,这房子见鬼了!!”


先是愣了半晌,女人似乎想到了一些事情,噔地奔到中年女人面前大声骂道。


房租太太只是微微挑眉,却没看自己,继续一问一答地回答员警的问题。



“见鬼。”


她烦躁搔搔头,走出房,看见了自己的男友站在房子外。


“Yves……”


她快要崩溃了,看见男人面带哀伤的痛苦表情凝视自己。天晓得她多么想要扑进男人的怀中,痛快地哭一场,好好发泄一次女人的任性。


脚,提不出去。门外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抗拒自己,华芊尝试扑向前去,却猛得被弹了回来。


“嘻嘻,姐姐……”



衣角被扯了扯,女孩抬头看自己。大大的眼珠望着自己,小脸渐渐裂开了一口,血丝不断从裂缝间落流,滴答啪答,华芊睁眼疯狂大喊。



“姐姐,我们一起玩捉迷藏吧……你做鬼……”


抱着笑得狰狞的布娃娃,女孩的冰冷气息在华芊颊边吐出,血红顿时灌满她的眼前视线。



“不!!!!!!!!!!”




滴答啪答……脚步声在门外,捉迷藏,小心鬼要抓你了哦。



——FIN——






Comments

  1. 子 | URL | -

    No title

    老实说LP这篇文还是让我比较颤抖的。诡异气氛的描写就不说了,满点,看起来就好身临其境。说说两位主角,首先是到美国闯天下却不得志得26岁的华芊,她的正面描写并不是很多,但是通过她语言,她早上被吵醒的神态还有房东太太态度恶劣的警告,就让我体会到了她在异国生活的艰辛。再说小女孩,童言稚语,说的却是让人不寒而栗的话。这种巨大的反差让恐惧扩大了一倍,于是某人的寒毛终于没能压抑住地抖啊抖

    这个结局其实我还是蛮喜欢的。在我看来死总好过生不如死,叹,于是华芊你安心地去吧,合掌

    最后再次感谢LP的生贺~~~~=3=,你的第一篇惊悚文就落在我手了,哦呵呵~~~好有成就感。不过看完文我发现LP你写这类型比写同人得更好诶,你潜力很大的,加油哦!!!!让我们手握着手在惊悚的道路上坚定地前进吧~~~

Post a comment

(Comments:編集・Deleteに必要)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