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浦一

2008-12-24 14:38



于是圣诞节快乐~XD

还是那么喜欢为自己的文画一些插图

感觉很不一样,有配图的文……格外有种味道(何)

我知道不是很多人接受我的画风囧,请让我任性吧==

虽然那水准风格是永远不及那些专业画手大人们了……真垃圾




嘛……我是==乱搞上色的!!!


送老婆的圣诞节礼物……笑纳囧(喂)
粉笔在黑板上划出一道又一道线,发出千篇一律的滋滋滋声,教师沉默如一的气氛仿佛压得他有些透不过气。窗口上沾了些朦胧水雾,他侧着脸看向外头的景色。


其实没什么好看的,白茫茫一片。



初冬的景色,街道上烟渺般的人影在朦胧间晃动,显得有些寒冷也很荒凉。就好象那时候曾经的虚圈,银灰色的天空,银灰色的沙漠……没有一丝活生生的动态。



笔杆敲了敲桌面,他摸着自己的双眼,这双曾经瞎了又复原的眸瞳。经历过愉悦,经历过不同憾痛,亲眼目睹过许多事情的蓦然变迁。


近来还是会做恶梦,人虽成了过去,事情也变成了在空气中飘散的不堪齑粉,但他还是会想起那时候的事情。



鲜血,是一朵又一朵红红的彼岸花蕊把整个空荡荡的虚圈填满。可怕的色彩,刀尖剑锋相碰相撞所制造出来的激烈声响,四处飘荡孤独的怨魂又轻又重的哀鸣。在每天的夜里,不断冲进他的梦里,狠狠地折腾好似狰狞的梦魇般残酷。



他看见自己,血红般的泪线在眼底下流溢。



手心上紧握的刀柄沾满残酷的血迹,热热的烫烫的……都是那个男人的。他看见银发的男人在不远处,带着始终如一的轻狂笑容缓缓在眼前倒下。




然后,他惊醒了。



跳起身,窗棂边有一抹模糊黑影,而窗外的夜色很朦胧,蒙蒙的白雾笼罩着那仍高高悬挂在穹空的月亮。


“梦见我吗?”



金色发在夜里格外闪亮,他靠在窗棂旁痞痞地坏笑,摇着扇一脸轻浮地问着自己。


冬天夜晚,有些过分的冷。


“绝对不会是你。”


擦去额边的冷汗,抓起被单把自己包得紧实,他嘴角在微微抽搐。每次做恶梦惊醒的狼狈模样老是会被男人看到,而且……怎么这男人的脸皮厚成这样子。



是的,他从来没有在梦里看见浦原喜助。



梦里总是冷冰冰地,没有一丝温暖。会梦见曾经的自己,他看见的都是死去的人,过去在他生命里经过、纠缠过、打闹过的……



“啊啦……一护君太残酷了。”



男人一副可怜兮兮的媳妇样,又驼着背把脸掩入扇子阴影中,活像一护亏待了他似的,只差眼睑边流不出的眼泪而已。



“人,又有谁不残酷呢?”


他淡淡说着,两眼凝视外头轻轻飘落的缥缈白雪。就像是银,他残酷地离开,连那掩着真实表情的面具都带走。白崎也是,蓦地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说他残酷,但究竟谁才是最残酷的那个?


少年眨着眼睛,埋在冰冷的被窝里,哭不出来。残酷地被留下来,残酷地看着每件事情就如电影般一幕一幕接着跳跃在眼前,画面从来不停止,残酷地在心口上剜出刻骨铭心的情节。



那夜,他朦朦胧胧地睡过去了。



男人总是那么地偷偷摸摸。



有一股强力的温暖涌了过来,大概是那个变态大叔吧。轻轻摸挲他短短的发,唇边烙下淡淡而轻的吻,他没有再贪婪想取得些什么,逾越的举动只在一线之差他却一直都没有跨过去,只是有些眷恋地磨蹭着他干涩的唇。



“爱我好吗?”



爱,说不出口。总是背负着沉重的负担,是个承诺永远的背负。谁也无法保证明天,他不想说爱。



就当作永远困在迷雾里的迷吧。




••••••••••••••••••••••••••



男人在晚上时候也会来,但是在他熟睡时候。


不留痕迹在旁边守候,像是替他赶走恶梦,却在天亮之际悄悄离开。轻轻地摸着自己的短发,黯然的鎏金瞳仁与苦涩的笑容淹没在帽底下。



过了好几年,少年长大了,毕业了在一家医院做实习医生。



街道很热闹,白茫茫的街道布满红与白的装饰品,金色与银色交替在夺目间。人群拥挤,正为迎接圣诞节到来而沸腾着。



走过热闹的城市,走进安静如昔的空座町。


他很狼狈地走在回家路上,雪渐渐大起来,风也不客气地狂暴掠过,白蒙蒙的雪花如点点雨滴般挡去了视线,不断地从天降落。



缓缓走过,那条曾经夺走母亲的湍急河堤。


他被留下了,是被遗留。无神的棕色眼瞳睁睁凝视结了一层薄冰的河堤,很多残酷的事情将他爱的人都带走。


“哟是一护君~”



男人很邋遢,痞痞笑的脸上挂着从不修的胡渣,就算是在寒冷的冬季里还是穿着那么一件绿色和服。他骑着一架机车,停在他面前。




“他们老是丢下我。”



“嘛,我没有啊。”


摇着扇,帽檐下的他呵呵地笑着,老不正经。



“你怎么在这里?”


“想不想去兜兜风?”



开玩笑么?天气那么冷,还去兜什么鬼风?一护狠狠白了他一眼,大概只有神经病的人才会跟你去疯。



事情总是那么莫名其妙,他一定是那个半夜神经病的人,最终还是跟着男人上了那部惨不忍睹的小机车。



小小机车载起两个大男人,吃力地驱动,有些可笑。


大雪持续地飘落,机车路过的地方都留下了一道道轨迹,然后又被厚厚的白雪覆盖掩去。



冰冷冷的风迎面刮来,白雪降落在他们的肩上。男人骑着车,他则靠着男人的背,暖暖的热气从脊背间传透过来,窜入体内很温暖。


看着路过的地方,那些被掩去痕迹的轨迹。


路过的,都成了过去,那些梦的画面变得越来越模糊不清。




“喂——”



他喊了一声,感觉背间传来男人颤了一下的怔感。他恶作剧地轻笑,转过身在男人的颊边轻轻啄了一下。



“一护君爱上我了吗?”



他的表情很得意,尽管藏在帽底阴影下但一护看得见。青年默默不说话,嘴边的笑意却挡不住地从旁流泄出来。



“圣诞节快乐。”




小小机车,大大的摩哆声响迎接寒冷的晨风,看着圣诞节初阳的晨曦。




——FIN——



Comments

  1. 囧娜 | URL | -

    No title

    噗噗~喜助大叔的帽子化的真好~~

  2. klorma | URL | -

    No title

    哈哈,那个文在鲜网看到啦~其实我蛮喜欢这个文~嘿嘿我都很私心~
    还好我是事先看过你的文,否则被你画打击得没法看下去了,天不要介意,其实我觉得很久没见过这样的画会觉得蛮好玩~,哪天心血来潮了,能不能写个日一?算我向你讨要~~~~(无脸见人了OTZ。。。)

  3. 天 | URL | -

    No title

    TO小夜:

    是说--我是乱画一通的囧
    没想到你欣赏(喂)

    TO klorma:

    呃……是说图怎么了囧
    感谢喜欢XD~~
    日一么?是说最近才看了bleach movie2,无意中被日一萌到了
    有打算写XXD~
    戳,不用说讨要,事实上我还欠你一篇文==
    会补上日一给你的

  4. 囧夜 | URL | -

    No title

    噗噗~
    那個帽子確實畫的很適合喜助大叔的呀~

Post a comment

(Comments:編集・Deleteに必要)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