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一]迷 [老婆的生日礼物~]

2008-08-06 01:42

我永远爱你老婆~~=3=
虽然迟了很多(喂!!)……但是,我依然那么爱你(何)




(1)

看到的……是永远的我。



还记得那时候,那个银发的男人笑着对自己说。银灰色的发丝在布满血红的场景之中,竟有种悲哀的契合。市丸银握着他的斩魄刀对着一护的双眸,他说小一护啊你有漂亮的眼睛……坚定的眼神。少年则笑了,他说市丸银啊难道你想挖了我的眼睛不成?


银没有回答,却满面笑孜孜地。


“呐小一护,我们是敌人对吧?”


亮着森寒的银光,有些刺眼,刀尖带着冰冷和残酷在充斥复杂眼神的棕色瞳仁前徘徊。市丸银又笑了,那深深的刮弧,那张带笑的狐狸面具隐藏了他背后真实的表情。



我永远搞不懂。



“对……敌人。”


坚毅的眼眸燃着无法熄灭的焰火,黑色的长刀就在市丸银白皙的脖子边轻轻划动。一护只要轻轻一压……只要轻轻一抹,眼前这个虚伪笑容的男人就在这世界里从此消失。



平静心湖翻起一圈一圈涟漪,他犹豫。



“小一护想杀了我?”



“当然”


他咬牙,怒意十足的一字一字自嘴边迸出,愤愤地说着。握紧的刀柄,手心却传来了不该有的颤抖。市丸银带笑的脸庞,弯弯的弧度在一护的眼里是说不清的朦胧,杂掺了不明的秘密。坏人,本来就是该死的不是么?不是该消灭的么?为什么,此时的脑海竟闪过一丝怜悯的念头,一护自嘲自己的意志力真飘浮得可怜。


“呐呐小一护……告诉你……”


他无声无息地靠近,缥缈的话语好似从远方传来,却有力地一波一波打进耳里。一护抬头,却换来剧烈的痛。带着强烈的灼热,血红色立即掩盖了他的双眸,空气中飘散浓浓的腥郁,残酷的铁锈味道。


呐小一护,想告诉你……我很自私很自私哪。
呐小一护,想告诉你……我怎么会对你有种怪异的感觉?
呐小一护,想告诉你……我被困在一片迷雾中,找不到出口。



那会是什么,不断一下又一下揪痛了心口,好似一把刀直逼着自己剜出血淋淋心脏。银发男人站在黑腔前,撩舔布在刀面上的血迹,艳丽的殷红血丝带着不一样的味道送入口腔里。淡淡的苦涩,浓浓的血腥味道覆盖了一切。再次笑了,脸上的弧度感觉扯不上来,他把昏厥的少年猛力推入黑色无尽渊孔里。



“再见”


空洞的眼神凝视消逝在黑色腔口的萱影,他说再见,可否会再相见?摇了摇头,银笑自己想太多了。他让一护瞎了,只为了留住他在少年眼里最后悲哀的神情,一瞬的真实。




看不见,看不见……你看见的是我。




睁开眼睛,他看不见了。本以为是缠绕在眼前的纱布覆盖了光线,少年鲁莽拆开碍眼的布条。一圈又一圈,白色的布条染着骇人的红,掉落地面。


“啊啊原来是真的,瞎了呢。”



那天,再也看不见太阳的那天,不再刺眼。在浦原的店铺内他对着围绕他的众人说出了第一句话。很平静,几乎是平静得犹如没发生过什么事情般。他笑着,却叫旁人心痛。安静接受事实,他眼瞎的事实。



困在迷雾中,找不到出口,我也不想走出。





(2)


睁着眼睛,他看不见任何事物。就算此时他坐在屋檐下也看不见此时的月光,黑暗一片好似狂妄潮水,他却毫无恐惧,默默接受了永远看见黑暗时间的事实。突然一阵热腾腾的淡淡香气飘至鼻间,轻微的跫音在地板上发出戛戛声。


“黑崎君~”


“……”


木然接过放进他手心里的温暖茶杯,某种奇怪的情绪在搅乱,他不知自己该望哪里……真可笑,眼瞎的人还需要计较什么?


“后悔么?”



那人的声息带着轻浮且笑意,微微细响是浴衣发出的声音,一护知道男人就坐在旁边。


“我有什么资格说后悔?”


愣了愣,想不到蒲原会如此问自己。垂下眼睑,轻轻叹息在空中随着风飘逝。是的,他有什么资格说后悔。说要进去虚圈战斗的人,是他黑崎一护。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孩。



后悔吗?


问自己。我后悔了吗?事到如今,究竟还能后悔些什么?后悔他把真心给了那个带面具的虚伪狐狸?战场上他知道这道理,敌人永远不会给对方一丝喘息的机会。下一秒,毫无防备的那一瞬,你也许就成为他们的刀下魂。但,一护总是原谅。不管是伤害他的人,总是原谅……纵使最后受伤的人,总是自己。



在犹豫的那一刻,拨开迷雾他选择原谅了一切,包括市丸银将他的双眼刺瞎。




“浦原先生……我说你还真闲着啊。”



移开话题吧,那是过去的事情了。放下茶杯一护躺在凉凉地板上,手臂枕着头。


“呵呵我担心一护君啊~”



金发男人仰望夜空上的弯月,淡淡的昏黄在寂静的黑穹上,缺了一大半边……怎么都感觉不完整。人,难道都没办法完整无缺么?自己的放荡无羁,少年的倔强不屈,这些个性都让自己都变得缺了很多东西。蒲原轻轻嘲笑自己。


“少来了,我一个男人有什么好担心的。”


橘发少年坐起身,微怒着。


“对了,我几时可以回家?”


“待你眼睛完全痊愈。”


苦笑,一护抚摸自己的眼睑,他看不见……其实都已经无所谓了。等到眼睛痊愈?开什么世纪玩笑,就算是瞎了眼,他还是他!不想做一世人的废物!


想念,想念家人。




“看不见,眼瞎是事实了,你也没有必要禁锢我的自由。”


淡然得出奇平静,蒲原不由得惊讶一护的反应。男人笑起来,轻浮是他一贯作风,用扇挑起少年下巴,他问。


“你会爱上我吗?”


那双棕色的清眸无畏凝视自己,那股强势汹涌的倔意仍在,让蒲原有种一护并没有眼瞎的错觉。



“迷”



少年冷漠说着,扫开他的扇,站起身往房内方向走去。



迷?


赌这场迷局,谁会是赢家。


蒲原笑了笑,敞开的扇掩去了嘴角边的苦涩。暗鎏的金眸凝视坚瘦背影,如迷雾般的萱色,踉跄的步伐走入屋内。






(3)




王……


王……王……




崩溃的王座,失色的王冠,倒塌的王国。




白发男人狂笑着,雪白的大刀在悬空中旋转,犀利的眼眸看着一栋栋楼厦随即倒塌,扬起一卷卷灰蒙蒙的风尘。


“哈哈!!!”



“倒吧!我是王,我就是王!!”



狂妄的笑在苍白的脸庞上,显得格外不协调。转头,他朝橘发少年大笑。



“看到了吗?我是你的王!!!”


看见吗?这世界在倒塌,那是你的王国,你曾经的王国。


你都看不见了么?为什么那一刻,你犹豫了?!明明……明明你可以杀了他,毫不迟疑地。为什么你却迟疑了?白崎的脸上尽是痛苦挣扎的表情,冷戾扭曲。



“我不要……”


像个无助的小孩,或是失去方向的船,他抱紧一护。轻轻叹着,一护任由白崎将自己越搂越紧,禁锢得有些难受。压在白崎胸口前,一滴滴热烫的泪水顺着一护脸颊滑落,他尝到……咸咸的涩味。看不见白崎痛苦的神情,一护无奈抚挲白发,试图安抚此时情绪高昂激烈的猛兽。



我不想失去,你不要永远都看不见




耳边崩塌的声音越发响亮,白崎失神的金瞳望着灰白的一块一块缓缓掉落。一护想他的内心世界再过几秒就会消失了。消失得有多干净,还找得回痕迹吗?消失后,谁被留下?



看不见,是白崎对他吼喊说出的事实。他没有资格做王……他想哭,想放肆地哭。像当时妈妈被河堤边湍急的水带走性命,他是毫无阻截地哭闹宣泄。眼眸周围又干又涩,他却可悲得连哭泣的力气都没有。





我不想去看,不想看我曾经犯下的错误







(4)



那是一个永远的迷局,把一切朦胧埋葬于此。



那天,他们重逢。没有激动,没有如若久违般的喜悦,也许仇恨也说不上,两人平静的瞳仁没有一丝波澜,他们互相凝视着对方。



“小一护君”



虽然看不见但一护知道,市丸银始终没有把那张虚伪笑容的面具摘下。那口气,和他摘不下,他没有退去。虚伪一旦离开脸庞,还剩下什么?仅存的一丝可悲。



“今天结束一切……”


他一直在原谅,原谅这男人的犯错。可是到头来,什么都没有改变。轻轻叹着,一护持着斩月,那把黑色刀身在一片茫然沙漠中散发冷冷寒息。那张冷静的面容找不回当时的冲动稚气,岁月已然把一个稚气少年推入成熟。


“但愿成功。”



回不了头,找不回过去的路。市丸银笑着,看着前方的灰白茫茫,一点墨黑身影在中间格外显眼。




耳边风声大烈烈拂过,他们听不见,看不见,成了定局的事实,已然说不出口。



‘听见吗?这是迷,这是迷。’


‘谁爱谁,谁伤谁……亦是迷。’





刀峰的尖亮很刺目,彼此擦过的肩,像是被利刃狠狠剜了一道。一护睁着眼,他看不见血红红的人倒在眼前,看不见那张虚伪的面具挂着怎样的神情,最后……他究竟有没有错过了市丸银的眼神。


一时惊骇,眼前突然一片清明。他看见银发的男人被黑色刀身狠狠镌入体内,夺走了男人的呼吸,掠走了男人的温度,同时也带走了他的面具。



“对不起……我不想看见……”



对着空荡荡的空气,他始终哭不出来,轻声说着对不起。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儿立即闯入鼻腔,耳边恢复了杂乱的吵嚷声,刀尖碰撞的声音,夹杂战争后的血红与腥味陪衬。




他站在沙漠中,睁着呆神的棕眸凝视灰茫茫的夜空。在悬空中孓挂的圆月皎白得很可怕,一丝丝缭绕的红艳缓缓氤氲上去,把圆月吞噬了一大半。缺了角的月……缺了什么,却找不回,独留一个迷。




“不用看,你不用看。”


当时,浦原的手凉凉地。双手覆盖在他眼前,蒙去了一切,回归了他的宁静黑暗。不再心慌,他感觉淡然。







(5)



那天他对浦原说,偷个月吧。


“瞧那夜空上的月,缺了一大口……不完美。”


男人瞥了他一眼,挥着手中的扇,笑了。


“偷吧,如果偷到的话。”



“谁知道呢……这,是迷呢。”



一护漠然置之,持起斩月朝墨蓝色的夜空指着。棕晶的眸子在夜里格外夺目,青年站起身往外头走去。




“爱上我了吗?”



看着橘色背影越渐越远,眯眸的金发男人急急喊着,往昔的冷静此时消失无踪。



“还是迷。”



挥手,萱发青年没回头望,他在偷偷笑着。也许吧,爱上这一个邋遢的逃亡死神。






••END••





Comments

  1. 囧緲 | URL | -

    我愛老公,老公愛我(有首歌詞是這樣寫的 天音:聽你在放屁= =)

    好吧,回正題
    老公你說寫的有看不懂的趨勢....
    其實也沒有啦

    銀子你的心機還是這麼重
    想要草莓的眼睛就直說咩,沒人會怪你的
    直接刨出來泡在福馬林裡面好了(歐)


    說愛,不就是個很迷的東西
    說也說不准

    不過店長大叔你也別太心急了哪
    草莓就是那種愛又不敢說出來的彆扭傢伙
    所以.....你就努力點吧~
    PS:悲中帶甜,感覺上像是加了奶精的咖啡

  2. 天 | URL | -

    于是老婆……你的回复好长TUT~(感动泪涕,喂!)

    咱们喝咖啡吧~今天是七夕了啊~OHYEAH~XD
    我爱你老婆=3=

Post a comment

(Comments:編集・Deleteに必要)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