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影]Last Christmas

2008-12-09 18:27

Last Christmas - Ashley Tisdale


听着这首歌写出送给老婆圣诞节礼物的文……应该说纯属扭曲同人的文,汗


是说图……请等等吧~(喂!!!!)

我应该说限在这里被我完全扭曲了么?好好的人被扭曲成BT大叔……喂!!



点开慢慢阅走样扭曲文(何)
雪白圣诞节,伦顿布满鹅卵石的地面被层层白雪厚厚叠盖,人来人涌的街道挤满了欢庆佳节的人群。欢笑的一张张脸庞,金色添上红与白的装饰在街头街尾闪烁着耀然的欣悦。


降下的棱形雪花,纷纷翩然飘在众人喜悦的顶上。


青年仰首看着漫天的白雪,白茫茫一片映入无神的黑瞳内,就好似他空洞的心,没有……没有一丝填补的色彩。


呵……


眼看着团团白雾从口中吐纳,好冷。


厚厚的大衣暖和不了冰冻的心口,裸露在外头的脖子正被不断拂来的冷风戳刺。摸摸僵冷的脸庞,缺少了,缺少了一些属于自己的温暖。



那一天,那一句仿佛注定了永恒的诺言。


“永远在我身边……”




他站在街头,等待那个每年都不曾出现的身影。

好似个傻瓜,等待一个不可能的愿望。他知道小孩子能够尽情撒娇,要求他们要的愿望,但他不能。限说,乖乖的小孩子圣诞老公公才让他的愿望实现。


在很多年前,他渴望自由。那时候限总是笑着对他说,你是我的,永远是我的。自由是我的,你的全部是我的。


当自由等于永远的禁锢,当记忆中的天使变成幻觉。


圣诞老公公始终没有听到他的愿望,他说我不乖吗?限说你很乖,我爱你,就算全世界不爱你,我也会一直一直爱你。翅膀是飞不出这幻象般的美丽,限说我给你全世界……但这不是影要的世界。


他习惯了孤独,限时常不在他身边,他完全不知道男子在忙碌些什么。男人温柔的笑容永远悬挂在那张俊美的脸庞上,嘻嘻哈哈地好似永远和悲伤扯不上关系。


他喜欢那个象个天使的白发男孩。


但,这也是瞬间的幻觉。天使在他面前,展开坚毅漂亮的羽翼,洁白的色彩冲破了漫天笼罩的黑云。他以为圣诞老公公听到了他的愿望,我要的自由。


他说,我要看到白翼我要自由。限总是说不是唷,已经没有白翼这个人了……


下一秒,限把他从影的身边拉开,这世界是我给你的,不是你可以去主宰一切,限冷冷地说。


过后,他又温柔地笑着对自己说。


“我爱你唷,影。”


逃不掉,因为很爱很爱你。他不是白翼,他是不能拥有我一切的零。


感觉限摸着自己的头顶,那曾经熟悉的感觉突然变得陌生可怕。颤栗的感觉从限暖暖的掌心窜入体内。


他发现,限……变了。


他不再看见那个白发男孩,他曾经承诺他的不是吗?永远在身边……而此时的陪伴他度过圣诞节的却是透明的空气。



抬头看那悬挂在百货大楼的大钟。


再过、再过一分钟……就是圣诞节了。



他站在路灯下,浅浅的灯光在他身上洒下一圈圈不足以温暖的光晕。双手放在口边搓着手,呵出热气想暖一暖几乎冻僵的手心。


‘当——’




“圣诞节快乐,白翼。”



他茫然望着已无人的街道前方,小声说着。轻声祝福,你听到了吗我的天使?



“圣诞快乐。”


他牵起他的手,暖暖的触流从手心间冲击而来。他笑了,呆呆地笑着。


是天使吗?白色的头发,还有那记忆中能够带他走的强大白色羽翼。少年的头发长了,面孔摆脱了年少稚气变得成熟俊毅了不少。


“永远陪在我身边,好么?”


他傻傻地问,明明知道圣诞老公公永远不会听到他的愿望,但他毅然盼望那愿望成真的那天到来。



“嗯。”


少年笑着点点头,抓紧了他冷冰冰的手。


谢谢你,请不要让我一个人留下来。眼角,似乎有些热热的水珠落流了下来。心口涌进了团团热流,仿佛有些色彩闯了进来。



Last Christmas, I give you my heart.



——FIN——




Comments

  1. | URL | -

Post a comment

(Comments:編集・Deleteに必要)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