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于老婆的爱

2008-10-11 23:54

==我知道BO的题目很肉麻,不过请让我甜言蜜语一下呗……(喂)

不过感谢老婆的礼物~TUT,真的很高兴,辛苦了

昨晚和你聊到友情的价值……是说我不想让咱们这段难得友情变得如此廉价不堪

所以,老婆虽然说我们见面的机率几乎是零,不过还是希望能够做永远的朋友

永远爱你~


阅后感言:

我看到……一个男孩纯粹的一个小小奢望。这也许对一般的人来说,这算不上是奢望,也许可以随时实现。

但,对于一个将要步入黑手党世界的男生而言,相聚……是一个多余的奢望。

黑暗的世界里,你争我斗,血腥是他们每天看见的颜色,铁锈血液是他们每天呼吸的味道

为了一个理由,生存,活下去。

不为爱情,不为友情……更不为亲情。这世界里,是绝对的冷酷。

纲,他奢望大家一起相聚的时间,他奢望对云雀进一些的靠近


奢望,也许是一种幻想的美丽。


他带着奢望,离开。他看着躺在棺木里的人,最后的奢望是多余……他没有说,爱。






请点view continued看文


文题:夜櫻
作者:无缈
CP:家教/云纲
结局:悲剧SE


=========================================











義大利彭哥列宅邸——

諾大的書房被整理的一塵不染,一名穿著黑西裝的男子,從書桌的抽屜裡拿出一本日記,拿在手上,沉甸甸的感覺讓人感覺到這日記的主人想必是在裡面揮灑了很多繽紛絢麗的事物。

才剛順手攤開,僦從日記裡面滑落出一張被保存的很好的照片。

那是一張畫面很熱鬧的照片——一棵樹齡絕對有超過百年的櫻花樹,在夜空下綻放著屬於它的美麗,樹下擺著很大張的布,很多人在那邊嘻笑、吃吃喝喝,而自己則是站在離櫻花樹下很遠的地方,那時的自己雖然對櫻花已經有點免疫了,但還是討厭靠近櫻花樹。

被著學校西裝外套,隻手拿著跟拐子,冷眼看著櫻花樹下熱鬧的一切,警告過不能群聚的,結果那些軟弱的動物還是群聚在一起,那時候應該通通咬殺的,可是在一隻帶著恐懼的眼光,大著膽子跟他說話的人卻讓他打消咬殺的念頭。




「雲、雲雀學長,要不要過來?」雖然還是有點害怕他手上的柺子,但是綱吉還是鼓起勇氣向雲雀提出邀請。

因為在戒指爭奪戰的時候,綱吉看到了,原來雲雀學長不是像他表面那麼兇,雖然這麼想,但還是會被咬殺的,如果沒注意校規或者惹他不高興。

怯怯的看著雲雀,綱吉有點害怕下一秒雲雀學長手上的柺子會架到自己的身上來,綱吉閉著眼睛等著答案,其實有一部份也是怕他手上的柺子。

結果雲雀只是冷冷的回答「在群聚,就咬殺。」僦轉身離去。

看著雲雀學長離去的背影,綱吉總是覺得有點失望,少了六道骸……連雲雀學長也缺席,輕為的嘆了一口氣,綱吉以為在戒指爭奪戰後有些事情應該會改變,結果還是像以前那樣,雲雀學長不喜歡群聚,六道骸沒出現,不過唯一感到高興的是庫洛姆跟其他兩個人都有來參加。



這是第一次在夜晚的並盛賞花的情形,而這張照片則是第二次的時候拍的,男子在看到照片的時候,唇角不自覺的微微上揚。





坐在接待室裡,雲雀漫不經心的蕃著日誌。

突然一陣敲門聲傳來,雲雀(裝作)沒聽到,但是在聽到敲門聲過後的怯弱的疑問,雲雀突然改變主意。

「額……雲雀學長你在嗎?」千萬不要在啊!綱吉心裡猛烈祈禱,雖然是自己自願跑來敲這個接待室的門,但很怕雲雀學長在聽到自己的話後會馬上就把自己給咬殺。

而綱吉的祈禱好像沒被天照大神或者是上帝、佛祖之類的神聽到,接待室的門緩緩的打開。

映入綱吉眼簾的是雲雀面無表情,正確來說是那單鳳眼正狠戾的瞪著他的時候,他真的以為他會被咬殺。

結果,雲雀學長只是冷冷輕輕的說了兩個字:「進來。」之後就轉身回去接待室。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跟在雲雀的後面進入接待室。

雲雀居高臨下的看著低垂著頭的綱吉。

綱吉也不敢說話,因為怕說完的下一秒,他就準備被咬殺了,嗚……他不要被咬殺啦!可是現在好安靜,安靜到他彷彿能聽到自己緊張的心跳聲。

僦在這靜謐的氣氛下,過了大約一、二分鐘後,綱吉慢慢的做好心理建設後,緩慢且結巴的說:「雲、雲雀學長……那個……明、明天晚上要不要跟我們賞花!」大聲的一口氣說完後面的話。

說完,閉上眼睛等著後面的回覆,嗚……他好像聽到衣服沙沙的聲音,會不會是雲雀學長正準備拿起柺子要咬殺他啊??!!

因為……因為雲雀學長很不喜歡群聚,所以他提出這個要求根本就是直接採到雲雀學長的地雷啊!!

在綱吉聽到沙沙的聲音後,肩膀傳來一陣被緊捏住的疼痛感,接著便被以不大不小的力道給壓在牆上。

吃痛的緊閉眼睛後,睜開眼睛,便是雲雀學長那近乎放大一倍的臉,接著再往旁邊看,他的手正在他的旁邊撐在牆壁上,雖然另一隻手沒有,但是正撐在牆壁上的手有柺子啊!

所以,綱吉連動都不敢動,就怕雲雀學長手上的柺子會直接橫掃過來。

雲雀冷冷的說:「說過了,下次在群聚就咬殺!」

雲卻不知道自己的心裡在焦躁些什麼,是因為不喜歡他們在並盛這個地方群聚,不過這種感覺又比去年淡了很多,現在更多的是不喜歡這隻草食動物跟其他人混在一起的感覺幾乎填滿了心裡。

只希望那隻草食動物能安靜的待在這邊。

一向以並盛為重的想法頭一次出現了另一個同等重要的東西。

綱吉聽到雲雀的話後,不知道是不是里包恩多年來的「教導」讓他突然間開竅還是說發自內心的一番話,再度讓雲雀原本那雙單鳳眼染上些許的溫度。

「雲雀學長,去年你沒來,所以我希望今年你能參加……」沒有恐懼,有些許淡淡的失望,綱吉知道這不是里包恩長久以來的「教導」而是他自己內心裡的期望,期望大家能在一起,開開心心的嬉笑打鬧,沒有任何的煩憂……

因為,今年好像是最後一年在這邊賞櫻花,明年櫻花盛開的時候,就是驪歌響起。

所以,綱吉希望今年的最後一次夜晚賞花能夠全部人都到齊……一起嬉笑玩樂,然後欣賞著夜晚的櫻花盛開,片片花瓣灑落在準備好的食物上還有大家的頭髮。

下一次就沒了……因為里包恩說畢業後就要去義大利,準備家族的事務,到時候
僦不能像現在這樣那麼無憂慮的在看著、跟著大家一起玩樂,因此他很希望能夠在這一次的賞花大家都能到齊且盡情的玩樂。

雲雀聽到綱吉的話後,沉默了一下後,垂下原本撐在牆壁上的手,轉身,冷冷的話語傳來:「幾點。」

「咦?!雲雀學長你答應了??!!太好了!時間是晚上七點,我們會準備好。」綱吉高興激動的回答,只差沒有跳起來抱住雲雀學長,不過他不敢這樣做,雲雀學長能答應一起來沒有說要咬殺,已經讓他很高興了,所以現在如果衝上前去抱住雲雀學長的話……真的會被咬殺!!

這次,大家一定能到齊……!




中下

隔天傍晚五點左右,綱吉跟著小春、京子、一平、碧洋琪一起在並盛那顆樹齡百年的櫻花樹下準備。

撲好準備好的布,在依序擺上事先在家裡準備好的點心、茶水以及一些偏鹹的食物,等到準備的差不多的時候,離約好的時間也大概快到了。

因此,可以聽到些許的叫喚聲:「第十代首領!!」、「阿綱,今天還真熱鬧啊!哈哈!」、「老大!我不知道要帶什麼……所以只帶了蘋果……」

「啊,沒關係,大家來了就好,我們都用的差不多了。」綱吉笑臉迎人的看著大家。

只是綱吉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庫洛姆之後會有種失落的感覺……

只是在綱吉還沒品嘗到失落的感覺的時候,一種惡寒感從心裡面油然而生。

接著綱吉便感覺到有人從背後環抱住他,帶著笑意的語調說話:「親愛的彭哥列,怎麼露出一臉難過的表情來?」

綱吉還沒有回頭看,便感覺到從左邊傳來一陣破空的風聲,接著被人抱住後退了兩大步,接著感覺到一股冷冽的視線投射在自己以及後面的人身上,綱吉看到眼前的人,骨子裡膽小的性格讓他雖然高興,但還是結巴的說話:「雲、雲雀學長,你、你來了!」

「讓開,草食動物,今天我要咬殺他!」冷冽的單鳳眼一瞬也不瞬的直瞪著綱吉後面的人,看到他們這個樣子,礙眼,所以要咬殺那個讓他怎麼看都看不順眼的人。

原本緊抱著綱吉的人,在聽到雲雀的話後,輕輕的把綱吉推給庫洛姆,接著便拿出一把三叉戟,笑意不減的說:「那看你有沒有本事囉。」

二話不說,雲雀提著拐子往前衝,狠狠的下劈後再後退一小步,左手的柺子在橫拐向六道骸,而六道骸則是滿臉笑容的接下雲雀的每一次攻擊,彷彿把這場戰鬥當做表演,每個動作無不優雅從容。

而綱吉則是在旁邊擔憂著說:「怎麼辦?里包恩,他們打起來了。」

而里包恩則是冷靜的拿出列恩依然微笑的說:「那就交給你了。」接著一發死氣彈便射向綱吉的額頭。

綱吉瞠大著雙眼倒了下去,沒過幾秒跳了起來,身上的衣服碎裂,在空中大喊:「復活!!抱著必死的決心阻止他們!!!」

快速的衝向雲雀跟六道骸的戰場,一手一個武器擋住了他們的攻勢,兩人微微一愣後,向後躍了一大步。

接著往右移了一點距離,繼續未完的戰鬥,而綱吉也是一邊大吼一邊阻止,就這樣,三人在那邊纏鬥了將近五分鐘,在綱吉的死氣之火燃燒完後倒了下去的時候,兩人不約而同的一人接住一邊。

雙方的視線對上,空氣中彷彿能聽到傳說中的閃電啪茲聲,誰也不讓誰。

僦在雙方的僵持下,綱吉慢慢轉醒,接著便發現自己僅剩一條內褲,手臂被兩個人各一邊的拉著,彷彿是小孩子搶玩具的場景正發生在此時。






驀地,一道好聽輕柔的嗓音從前方不遠處傳來:「阿綱,你們在跳舞嗎?原來賞花活動已經開始了。」京子笑著說。

綱吉看到京子的第一反應就是原本不知所措的臉上頓時像燒紅的烙鐵般,紅的讓人無法忽視。

綱吉現在的情形——被骸跟雲雀給各拉著一邊,這樣看來,還真的很像在跳某種民俗舞蹈。

「京、京子,聽、聽我說。」綱吉結巴的說完,原本已經紅的不像話的臉,那紅已經慢慢的延伸到耳根的部位了。

在綱吉拼命的想要解釋的時候,手臂的拉力依然不減,皺了一下眉頭,綱吉聽到後面的大喊:「放開第十代首領!!」、「哈哈!阿綱,好像很好玩的樣子,讓我來參加吧」、「一平也要玩!」、「絕對不能忘記藍波大人!!」

接著一群人蜂擁而上,雲雀跟骸雖然不想放手,但在眾人的拉扯下,骸跟雲雀被迫鬆開了手,而綱吉則是被大家手牽著手在一旁跳起來,只是那種毫無舞蹈技巧的隨意起舞。

但是看到大家笑的那麼高興,綱吉也跟著大家一起再那邊一起跳。

接著,大家後頭傳來一聲冷冷的話語:「咬殺……」

一到破空聲響傳來,大家不約而同的各自往不同的方向跳開。

「呵呵,玩的那麼開心,親愛的彭哥列,也讓我加入吧。」臉上還是滿滿笑意的看著綱吉。

獄寺十指夾了炸藥,大喊:「可惡!敢偷襲第十代首領,不要命了!!」

而山本則是拿著球棒,哈哈的笑說:「哈哈,這次又要玩相撲比賽了嗎?」

之後,距離幾分鐘前兩個人的纏鬥,現在已經擴大成好幾人的戰鬥。

綱吉在一旁擔心的勸架:「等等,不要打了,停下來……」雖然擔心,但是現在不能做什麼的綱吉只能在一旁乾著急。

手拿著從家裡拿來的相機,京子看到這場面,高興的說:「大家都相處的那麼融洽,太好了。」手裡的感覺一輕,接著聽到一樣是溫柔好聽的嗓音。

「京子,過去跟他們一起玩吧,我來拍照。」溫柔的笑看這一切。

「阿綱的媽媽你也來了,要不要去吃東西?」
「沒關係,先拍照吧,難得大家玩的那麼開心,過去吧,我來拍照。」
「嗯!」









手裡拿著照片,想起以前並盛的事情,男子原本冷冽的單鳳眼裡有了一絲絲的溫度,輕觸著那始終被完整的保存的很好的照片,男子沒有忘記照片中算是主角的人對他說過的話。

那時候他也是一樣輕撫著照片,對著站在辦公桌前的他說:「雲雀學長,來到義大利那麼多年,都沒有賞花,今年的花期已經過了,明年我想要辦一場賞花活動,要來嗎?」溫柔的笑著問。

「嗯。」冷冽的單鳳眼不似以前那樣毫無溫度,此刻的他的眼裡蓄滿了溫柔。

「那就這樣說了,得趕快記下來。」拿起筆在紙上沙沙的寫著,這是多年來養成的習慣,如果不馬上記下來到時候忘記可是會被里包恩給殺了。

「草食動物……」
「什麼事,雲雀學長?」

溫柔的回應著,綱吉不像以前那樣看到或聽到雲雀的聲音就結巴的說話,不過沒變的是他們習慣這樣叫著對方的名子。

「沒有能力的事情就不要去做。」淡淡的說完後,雲雀轉身離去。

直到門「扣」得一聲,綱吉幽幽的嘆了一口氣。

沒有能力去做嗎……
可是就算沒有能力他還是想去做。
因為這是關係到家族以及你們。
他想要守護這一切,不是因為他是大空,而是那種想要保護家人的念頭。
所以不管有沒有能力,他都會努力下去。

不過……就因為他是大空,所以不能有任何的私人感情放在上面,大空該是屬於大家的……

雲雀學長……如果這件事情完成的話,我想要在夜晚的櫻花樹下再一次的跟你一起賞花。

只是這麼堅定下去,有時候並不能得到對等的結果。



聽到規律的敲門聲,男子從一年前的回憶醒來,這間書房少了他,沒有了溫度……

輕輕的旋開門把,進來的男子身穿不變的黑西裝,禮貌帶點哀傷的說:「恭彌你果然在這……我是來拿阿綱的日記,因為那是他最喜歡的東西……」

聽的人沒有回應,只是背對著他,靜靜的把照片放回厡處後,接著轉身離開書房,而進來的男子則跟在後面。

來到大廳,所有人都已經準備好,只差雲雀手上的那本日記,雲雀輕輕的把日記放進棺木裡,接著重新蓋上白布,隨著哀哀喪樂,大隊人馬步出大廳。

途中經過一顆樹齡有百年的櫻花樹,開滿著粉紅色的櫻花,清風拂過,灑落漫天繽紛在棺木的白布上。

正午烈陽的熾熱不留情的灑在大地上。

雲雀放緩腳步,無聲的跟在棺木旁邊。

櫻花樹下,不能看見那總是漾著溫柔笑意的人。
沒有了天空的雲,只能漫無目的飄零……





-完-


Comments

  1. 囧緲 | URL | -

    沒關係,老公,人就是越老越甜蜜(喂)

    是說友情的價值嗎(笑)
    老公,你放心吧,至少我不會讓這段友情變的廉價
    該怎麼說呢(搔頭)我對於看待友情的重要性,似乎比其他還要重的多囧

    其實我還蠻希望去大馬玩(掩面)
    因為聽說好像有很多東西可以吃(喂)


  2. 天 | URL | -

    扑老婆~TUT

    我在努力拗我妈去台湾==
    好想去台湾,吃那边的小食……每次看电视节目,我怀疑他们都在努力诱惑我……(喂)

  3. 囧夜 | URL | -

    小天~
    如果要來台灣記得帶一套大馬的民俗服來喔~(已經想了很久了~~)

  4. 天 | URL | -

    噗……我没有马来装囧
    只有高中时候的马来制服==

  5. 囧夜 | URL | -

    我要制服作啥?
    那帶幾盒馬來糕來吧!

  6. 天 | URL | -


    马来糕是耐不了那么久的啦
    戳,是说单单坐着飞机,它可能已经臭酸了

  7. 囧夜 | URL | -

    你真笨~
    現在有最最方便又快速的冷凍宅急便壓~...

  8. 天 | URL | -


    ==,你付钱?

  9. 囧夜 | URL | -

    錢...我沒有~命有一條~

  10. 天 | URL | -


    是说命啊……好象兑换不到钱啊

  11. 囧夜 | URL | -

    0-0..呆滯...

Post a comment

(Comments:編集・Deleteに必要)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