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白一] 灵魂对换 (上)H

2008-10-05 15:52

送囧夜的文
算是感谢她一直以来的支持……TUT~



送上我能够做到的事情吧,除了烂文笔出产的烂文还是烂文,请笑纳了



点View continued继续阅文。
正文:

(上)



高高的弯月,四处氤氲着灰蓝色的气息。


粉淡色的樱瓣随夜里的清风飘散,一阵阵微妙的香气萦酝在朽木宅院的庭园里,夜色朦胧却呈出一片翩翩绯色的情景,而屋檐下那一张薄薄的门扉时而透出一声声低喘呻吟。


交缠的两抹身影,一层薄薄纸扉掩不去厢房里的缱绻绮丽。


“呃……嗯……”


外边冰冷的深夜,此刻房内却暖得几分难透气。时而高昂、时而低沉、男子的欢愉低吼和少年迷茫且轻而高的嘤吟。


“啪……啪……”


纸门后是一场让人脸红心跳的情欲盛宴,交合的猛烈撞击声,暖热的气息呵呵呵地弥漫充斥整个厢室。赤裸的躯体难舍难分地纠缠,地板散乱的白色被褥,昏黄的烛光在纸片后轻轻摇曳,夜……似乎还长。


“还要么?”


他轻轻伏在他耳边问道,身下的动作却毫无缓下的意思。暖热的气息呼上少年的耳旁,一股难耐的炽热立即燎了上来,耳根都呈着一片红通通般如同熟透的西红柿。


“……不……不……知道……”



他摇头,似痛苦又似羞他被狠狠撞击着,体内深处不断叫嚣攀登极限的欢畅。痛苦与欲望欢愉同时延伸在胸口上,合不上来的嘴边沿着脸部曲线流下津液,有一丝别样的媚然透澈。


男人迷起美丽黑瞳,拥紧身前的人。激昂的欲望越发勃大,处在瑟瑟抖动的甬道里,浑浊白液在闪着丝微烁亮,男子的精液形成数条蜿蜒的河流滑落在大腿内侧。抽插的动作越发猛烈,硕大的欲望在火热又紧窒的体内开始失去控制。



“…笨蛋……不要了……”


似哀求的腔音在被男子狠狠插入时候,低声哼出。他无力瘫趴在男人身上,那长长的黑丝就贴服在汗湿的肩头上。


“你说什么?”



他挑了挑眉,美丽凤眸凝视那个管叫他“笨蛋”的小鬼。伴随一股冷冷的强势目光,抓紧那紧翘的臀部,男人淡笑着腰猛一挺大力冲刺,然后再浅浅地邪意抽出,惹得眼前的少年颤抖连连。


“……呃……呃……我……我说你呃……是……”


断断续续,蹙眉的少年被汹涌地撞击,脑袋被一片淫欲欢乐占据早已忘了该说什么。


“呵。”


看见眼前的少年迷乱在性欲的模样,男人冰冷的酷容即时浮起一丝嘲笑的弧度。


“喂……我说你……死白菜!……你笑……你笑个屁!!”


一阵酥麻沿着脊背直窜而上,惹得自己好像被丢在火堆中,拼命扭腰,活像A片里的淫荡女主角!!不满男人恶作剧似地在自己体内窜刺,被狠狠撞击却不服输,黑崎一护啊呜一口咬下男人的肩膀以示徒劳抗议,一排浅浅绯红的齿印烙在朽木白哉的肩膀上。


“你在玩火。”


漠然瞥一眼,这小鬼。


肩头莫名一痛,渗出淡淡血丝的一排牙印让男人的黧黑眸子一沉,阴黑一片突而翻身压了下来。被男人沉沉一压,体内窜动的欲望更是用力加深,一护才发现男人是真正地被自己惹恼了。



“喂……”



体内不知的深处也被燎火了起来,下身前端也悄悄挺立,甚至分泌出透明液体,一护想高呼后悔也来不及了。该死的冰白菜!!连续来几次,生理欲望不是他所能控制的,看来精尽人亡的人恐怕是他黑崎一护了。他软弱而顽强的抗议,如同发脾气的撒娇小猫儿,在男人耳里听起来似乎是欲拒还迎的声声媚喘。


“一护……”


他在少年耳边轻唤,温热吐息让他绷紧的身体顿时软了下来。


颤抖的蜜色长腿不自觉地缠上对方的白皙腰杆,伴随着重重撞击而下的呻吟更是叫人难耐欲火。一双迷雾盈满了澄澈的棕眸,少年双臂如同在大海上紧抓着救命浮木般攀着男人脖子,紧抿的唇边再也压抑不住情欲。


他挺起身子,弓向前去,前端欲望贴着男人腹部磨擦,靠着那炽热的腹部他渴望更多的抚摸。当发泄的愉悦即将频临时,却被男子笑着握住,夺去了他欲喷发的高昂欲望。


“不行哦。”


握着那无法顺利迸发的欲望,顶端瑟抖着正轻轻泣出些许透明和白浊的液体。男人对他展出浅浅的弧度柔和十分,在一护眼里却是可恶得紧!!


“笨蛋!你……你放手!!”


手立即推拒着,却让男人绷硬的胸膛更是紧紧压制。笨木头!欲望被锢制,让解脱无处可泄,顿时红了眼眶,一护恨得咬牙切齿。这种欲望被恶意压制的感觉很不好受,犹如被送上了天堂顶端,下一秒却被狠狠抓入冰冷地狱,苦不堪言。


男人从规律的抽插,变成猛烈的撞击。在体内穿插的欲望,好似永无休止地发掘,猛地挺进欲进入更深更神秘的处所里。



“……呃……嗯……!!”


蹙眉的少年,脸庞流露着痛苦与欢乐边沿徘徊的神情。掉落在脸颊上滑落到唇边,汗水有咸咸的涩味,是朽木白哉那可恶的男人。


“我……爱你。”


冷酷的男人轻轻压下头,吻上那片咬得红润的唇瓣。就连那爱的宣誓,也不失平日里的清高贵族气势。一护无奈中,也只好接受。谁叫他爱上一个高傲的男人。


“……呃啊……”


一护白了一眼,抿着唇怎么也不肯给予回应,鬼才会说爱你!被欲望烈然顶刺,他只能发出性欲享受的呻吟。



一阵狠烈抽插后,男人的压抑低吼和少年忽地高昂惊喘,感觉热烫的液体深深迸进他体内不知的深处。同时,白哉低下头看见自己的下腹上也沾了白浊液体。



红着脸,白浊的液体很是碍眼,看着自己的精液沾到男人的下腹,感觉很奇怪。


“笨蛋……我……”


他累极了,终于可以休息。浑身黏腻地窝进被褥里,眼皮重得快沉下来,一护不理会男人的欲望还留在体内,就自顾自地闭眼要睡觉。



“……笨蛋……我会……一定会……”



一定会什么了……少年呢呢喃喃地,摇晃重甸甸的脑袋,却无法继续思考。沉睡在男人的臂弯里,蹙着的眉也终于松懈下来。原来小猫儿也有放松戒备的时候,轻轻烙下一个吻,而刚刚那怨恨的呓语白哉没有多余理会。



夜……终于落幕了。庭园的樱花仍飘落,随着风荡啊荡。




庭园处——



“我说露琪亚……”


红发青年准备翻墙,他的泛起狼狈红粗喘息着,他颇为尴尬地悄声问道。


刚才足足整夜的缠绵激情画面,叫阿散井恋次这个老大粗的好青年也不自觉中脸红起来。是说打扰一对情侣是会被马踢个半死,偷窥别人嗯嗯啊啊是犯法的,偷摄更是十恶不赦……


可悲的人,他就活像个变态大叔般躲在暗处里陪着女朋友打扰、偷窥、和偷摄。


“说好了不是吗?赚到钱一定有你的份儿。”


少女轻巧地一翻,跃过高墙,朝青年笑了笑。得意地扬起手中摄影机V8,来得真对时候……让她录到三个小时的上等货!


不义之财……会不会被雷当头劈死?


恋次不敢多想,咽了咽口水,随着露琪亚翻墙而去。


•••••••••••••••••



早晨——


趴在桌案上他揉着腰,浑身好似被吹垮的架子般散开,酸酸的痛楚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了。


“下一世我一定会压死你!!笨蛋!”


要比你的那个那个还大、要比你的接吻技术更好、要长得比你要帅上好几倍、然后用那个那个把你弄得欲生欲死!!握紧拳头,一护忿忿地发誓。


“日安~一护!”


迎面而来的黑发女孩朝自己猛地挥手,紫黑杏瞳很是可爱动人,那弯弯的笑靥叫人无法不迎合,但实际上却是个无恶不作的小恶魔!


因为和朽木家的那块木头有着情人关系,露琪亚总是拿自己来开玩笑。说什么受的攻的,他这面相生来是绝对的总受……一堆没营养的垃圾!少年敏感地戒备起来,每每看到露琪亚笑得灿烂时确非好事,他并不觉的露琪亚那么早来到五番队找自己是有重要事情。


一定有诈!



挑着眉,只见橘发少年一副十足戒备的样子,少女就悄然笑眯眯起来。


“一护,让你看个好东西……”





••TBC••



Comments

  1. Reza | URL | -

    Great work.

  2. 天 | URL | -

    thanks...XD

Post a comment

(Comments:編集・Deleteに必要)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