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纲] 替身情人

2008-09-14 15:35


于是某人在家教中无限沉溺……囧
死神,死神的坑还躺在那里啊(喂!!),谁人来把这女人拖去填坑?!



小猫魅给此文的评语是>>……两只笨蛋OTL




点» view continued看文==

是谁
把爱恋的真心话偷走了?




他说他爱他,是真是假,是爱或是被爱?


那年,他看见一个犹如王者般高贵骄傲的少年,站在学校的顶楼上。远远地,那一抹冷冷目光很强烈。黑黧凤眸说不清的俊丽,却在他抬头望那一刻,漠凛的眼神让他的眼莫名被狠狠灼疼。


有种会被活生生瞪着逼死的错觉,站在草场上的矮小男孩,愣了半晌便急急别开视线。


“废材纲,到你了!”


“如果你敢害到我们的组输,你会死得很惨。”


面前高个头的男孩粗声粗气地对着他大声说道,大男生还笑得很诡异。以非常清晰的表态把食指放在颈前划了一划。明显的一连串动作,示意他如果敢连累整个组队输的话,就会落得下场不堪。


喉间即时泛起一阵强烈干涩,他硬生生咽了口水。接力赛吗……转眼看着那条长长的跑道,纲吉睁眼顿时呆着说不出话来。跑着累死、还是输了被揍死,不管哪一样的死法都不是他喜欢的!


“我……我……尽量……”


原本简单又容易的回答,他却是要结结巴巴地把话从嘴边硬是逼了出来。再望了一眼那宛如没有尽头的跑道,纲吉仿佛可以预见自己的下场。


“没有尽量!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不然的话……嘿!”



“哔——”


他好似一只彷徨无助的笨小兔,从队伍中被高大的男生拎着领口抛了出去。额头沁满了汗水,明明天空放晴、烈阳高挂,但他却浑身冷冰冰,感觉额角滑下的水珠是冷的。



看着队上的组员跑来,把接力棒交了给自己。呆木的棕发男孩先是怔着,然后努力甩了甩头,奋力地沿着跑道路线跑去。






接力赛,这是再普通不过的活动。云雀没有多余理会,但吸引他目光的是那一抹没入人群中很平凡的模样。平凡的人,平凡的样貌,甚至平凡的一瞬举动,没有什么值得多看一眼的价值。


是那一丝怯懦却直接的眼神,突然抬头凝视自己,让云雀不由得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你都不怕我么?



永远以胜利者和王者姿态,他不曾放低姿态。他讨厌群聚,喜欢独自一个人独观事发过程。没有人会喜欢,没有人会在意他,因为那一身傲骨般不羁的的独孓个性。每个人都畏惧他、不敢接近、不敢直视。畏惧那漠然的黑眸,害怕会怨死在那一双曾经有无数的血迹沾染的银白色拐子下。




憨笨的表情,奋力奔跑的样子在那长长的跑道上,活像一只很可笑很滑稽的笨兔子。


哼地冷笑一声,他摇头嘲笑自己竟然对着一个没用的草食动物停留注意超过一分钟以上。太不像原本的自己了,黑发少年冷冷转身,把眼神从越发沸腾吵嚷的草场上移开。





••••••••••••••••••••••••••




……好疼!!


浑身的骨头在叫嚣,痛得他直呼。疼得心脏猛一悸缩,一时间的缺氧蓦地让整个身体宛若一具零空的躯壳。窒息的强烈感让他难受,努力地吸吮空气,他感觉两颊边有着热烫烫的湿润滑行。


不想睁开眼睛,躺在保健室的床,他最后还是输了那比赛。


事实上,比赛总会有输赢变化,这算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对一群13岁、还是稚嫩单纯想法中的孩子们,输了……简直是丢尽脸面的事情,好似受到莫大的屈辱。



面对来势汹汹的一群男孩,纲吉只有不停往死胡同里靠。结果还是没办法躲避一场围殴的,终究挨了满身伤。


好似只会发生在童话故事里的情节,英猛王子挽救美丽公主。但,他不是那个美丽且具有智慧的公主。没有狠毒巫婆或魔鬼,这里只有饿馋的暴狼,而他就是一只被逼到死角却还要死死挣扎的懦弱白兔。


在他万分狼狈之际,那徒劳挣扎的模样,这一切表情都让后来赶至的学长看清。



他抱着已经动不了的男孩,一步一步走向早已空无一人的校园里。



“休息吧。”


把纲吉放在床上,他为他简单地处理好伤势。随口丢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开。他近乎冷漠的一抹鄙视,让纲吉无地自容。


安静的保健室,窗棂边的白色幔帘随着暮夕中的风轻轻飘起。细细的低声咽鸣在紧闭的嘴边流出,用手臂掩着眼睛,咸咸泪水携着莫名愁疼,似乎控制不住地不断落流。



透明水滴,一颗又一颗没入枕头下。



他笑,浅浅苦涩自逞强的弧度下流溢。是不是太没用了,所以不值得他为他多一分钟的留驻。




•••••••••••••••••••••••





他问他,爱与情……可不可以学习?





想要、想要靠近。



睁眼凝视锅里的咖哩,女人不断翻搅里面的汤汁。此时厨房入口处男孩稚气的声音有些颤抖,探入的金栗色头颅,纲吉怯怯地对着奈奈说。


“妈妈……我想做便当……”


“呃?”


泽田奈奈转头,惊讶多于疑惑的表情十分生动地在可爱的脸庞上。这孩子从来不会主动要做什么的,怎么那样突然?片刻,女人笑着说。


“呐,我教你。”


让了一些位置给男孩,奈奈轻抚着男孩的头,伶落地准备食材。在那瞬间,她看见……她的孩子脸上出现了一种浅淡淡的颜色。



恋爱的颜色
而,喜欢的人,会是谁呢?






••••••••••••••••••••




“学长?”


缩着脖子的笨小兔探着小小头颅,轻轻唤着他。云雀瞥了一眼,这没用的草食动物老是带着别无所谓的模样在委员办事处出现。



沉默的看着自己,那道冷冷目光直叫纲吉打颤。



“呃……今天的便当。”


他腼腆地笑着,笑靥在那张稚气有种划破乌云朝阳的气息。笨蛋,黑发少年没说什么,拿过男孩手中的便当盒,当场很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学长……”


云雀低头没回应,筷子扒着饭一口一口送入口里。感觉那双大大的棕眸在凝视自己,听着那怯弱的声音,他知道他又是轻轻地唤他。很轻柔,好似瞬间就会离开他,那片温柔的空。



“你有喜欢的人吗?”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怎样的,喜欢、爱恋、抑或眷恋……是否需要学习?只知道他不理会他的时候,心会悄悄悸痛起来。他默默吃他准备的便当时,他会忍不住心跳加速。


“我,我有一个喜欢的人。”



停下扒饭的举动,充满疑惑不解的眼神自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子,云雀愕着的神情却在下一秒瞬逝。



“学长,你可以教我吗?教我如何爱一个人?”


想、很想、真的很想……靠近你、喜欢你、爱你。但不想秘密被戳破,唯有用一些不足以成理由的理由。知道云雀才不会理会他那啥鬼的原因,教他怎么爱一个人,但纲吉却还是说了。



“要不,就当成这是一个恋爱游戏。”


“游戏?”


可笑,就连恋爱也可以变成一场无聊的游戏,这世界还有什么不行的?云雀冷冷蔑笑。



“……是……替身情人……”


这只是一场纯粹的游戏,假象的恋爱仿佛是孩子儿戏般。知道没有结果,但纲吉却仍相信,只要、只要那么一瞬间的拥有,他可以承受将来的后果。



“游戏吗?好啊。”



他漠然一笑,为什么明知道那是场无聊没结果的游戏,但我还是自愿一头栽了下去?喜欢,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让你无法自拔,又让你变得愚笨至极。


你喜欢的人是谁?那个挺可爱的女生,学校的校花……笹川京子么?




那么,情人吗……就该做情人会做的事情。




他凑近男孩,冰冷的唇贴上纲吉的嘴犄边。先是轻柔地一滑,犹如云朵般柔软的轻轻触摸。探入的舌尖,在唇齿间窜动,纲吉感觉到口腔里的空气几乎被少年慢慢抽去。


几乎窒息的缠绵。



替身,虽然是替身情人,不甘这一场恋爱游戏中他最后扮演的角色是吃亏的人物。这也许是笨蛋的初吻,青涩的迎合,舌尖被他恶意缠绕着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一个吻,还是无数的索吻,是我的,都是我的。


沉醉于初次的吻里,顿时无法透过气,纲吉蓦地发觉他的肺部正一步一步掏空中。眼里立即泛出朦胧水雾,此刻的空气突然变得暧昧闷热,脸红的男孩软倒在云雀的怀里。



“你是我的了。”


强意的独占,一个吻一场游戏。


恋爱游戏,现在才开始。拥紧那随时可能消失的人,云雀自嘲地笑起来。他用真心赌一场游戏,赌着没有结果的结局,他会是这场游戏里的最后输家。


••••••••••••••••••••••


他们说好,说了分手就结束游戏。



云雀恭弥,是他的情人。



这十五年来,一直陪伴他、守护他、爱着他的男人。他们的恋爱游戏从未结束,纲吉从来没有告诉云雀他爱的人究竟是谁。问题一旦提出,温柔的男子总是轻轻一笑,把答案埋藏在那抹犹如曦阳般的笑靥里。



云雀没有多问,他知道那个神秘的人……一定是完美得让这个笨蛋陷入无法自拔的黑渊里。




本来是要离开彭哥列的,但一看见无名指上的戒指,提醒他游戏还未曾结束,意味着他将被紧紧锁在这里。他想要靠近、想要更爱他、想要无时无刻守护着这片空。



那片空,终究不是属于自己。他是一个代替品,一层薄薄的云絮,一个让穹空更耀眼的饰物。



恋爱是应该充满曼妙与甜蜜,但这假象与幻觉交融的恋爱游戏,他就好像一个傻子。爱上一个把自己当成替身的温柔男人,却不知道游戏何时结束、何时让他伤、何时让他狠狠摔上一次。



“你爱我吗?”


“爱。”


男人的笑,永远那么温柔,少了年少时的愚笨失措,多了一份稚气的坚定。多爱,有多爱……是很爱很爱,爱得心不觉地疼痛起来,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云雀你感觉到了吗?这并不是一场单纯游戏,是我为了爱你靠近你的卑鄙游戏。


他说他爱他,云雀却相信了。这是对谁说的?那个她吗?



我,偷走了真心话。




•••••••••••••••••••




他的心,空了。



黑色西装,代表了对逝去的人表示一种真挚敬意。他穿这身黑西装,与陵墓园的情景贴切得让人颤抖。



迎着夜晚的清风,陵墓园上安静的一片,显得格外祥和。


“我输了。”


纯粹的替身,却变得爱着不顾一切。


把真心赔上,这场恋爱游戏最后的悲剧主角,他彻底输了。凝视那黑色棺木,沉睡在里面的男子,不说话了。安静地躺着,安静地笑着。不后悔,他偷了他的心。



安静的墓园,轻轻风漾着夜息冰冷,夜风悄悄送着凄然叹息,莫名哀伤在那层层厚土下发出幽幽悲鸣。



••THE END••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Comments:編集・Deleteに必要)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