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918] 空 

2008-09-06 21:25

这文是给N姐子踏中的123HITS……CP朦胧,不喜勿入。




他是云,他是雾;他是自由,他是朦胧。


他和他的距离,之间有着很大的差异。


他和他,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人间、天堂和地狱,地狱、天堂和人间,存在的只有人类、天使和恶魔。而六道骸,不是人、他并不是恶魔,即也不是纯洁天使。


看着前方无尽头的黑洞,一路蔓延着血红骇人情景的修罗场上,飘浮不定的灵魂,扭曲面孔嘶吼呻吟。



徘徊,异色瞳仁毫无神采,他的灵魂背负着不可饶恕的罪孽……


被拒绝的灵魂,他是连地狱与天堂都抛弃的人。



·······················································



他和他,都不是喜欢群聚的人。


义大利——

脚下皮鞋在擦得闪亮的地板上发出咯咯咯的跫音,与此刻空间的宁静交融,变相地彼此协调。


教堂里幽幽传颂如同天使般清脆的圣经曲,男人抬头眼不眨地凝视前方悬挂的十字架,男子垂头被钉子镌入的掌心,血水好似红得有些触目惊心。


“你有罪吗,你寂寞吧……”



眼神漾着浅然的悲,六道骸笑着问,却无奈得不到回应。他知道自己有多久的生命,他知道有些时候、有些事情
、总会有个尽头……


只是,背负着不可饶恕的罪孽,他的尽头会是哪里?


我有罪,那我会不会寂寞。


“Vuoto。”


空了。


他知道他的尽头是空,是空白的空,也许会是黑漆漆的空。满满的罪孽,他的尽头没人等着他,没有人会陪着他一起,会很寂寞,很寂寞。


反正,他习惯了……他的世界里,永远存在的空。




步出教堂,黑沉沉的苍穹似乎重得要压垮了下来。


“哦,下雨了?”


飘然的雨丝,随着空气中的风打在他的脸庞上。冰冷,真的很冷呢。


看见此时的情景,玄然的弧度不知觉中扬起。这样的雨天,让他不由得想起之前一直戏弄那个爱装酷的男人。



•••••••••••••••••••





那一年,他们都还是那么憎恨对方。


他带着玩笑味十足的眼神,在高高的不远处,俯视这场颇有些闹剧般的血腥枪战。


他,并不想要去帮忙呢。


掩不住的狡猾笑意,六道骸闭上眼睛,很是惬意地靠墙观看。可以听见,他听见清晰分明的喘息声,那是云雀恭弥的粗粗喘息。



“哈……哈……哈……”


狼狈的模样,狼狈的喘息,狼狈的男人。

难得看见,这个骄傲又倔强十分的男人也有狼狈的时候。被汹涌气势的敌人逼至死胡同里,凶狠狠攻击着。红艳般的血迹溅了一地潮湿的后巷,黑发男人执意持着他的拐子,不断挥持。


“需要帮忙么?”


想着他的良心还没被狗儿给叼走,六道骸还是有些于心不忍。于是他轻声一问却换来冷酷男人的鼻哼一声。


“不用。”


继续孤身奋斗,还拖曳浑身血迹和不浅的伤势。


黑发男人仍持着沾满血液的拐子,漠视那脑筋总不正经的异色瞳仁男子。浓烈的恶臭在潮湿的夜里蔓延,灰蓝的夜空骤然酝起一层又一层的云雾,好似在述说着即将要下一场大雨的预告。


太骄傲了吧,怪不得纲吉都不要你。



白了一眼,蹙着紧锁的眉头,男子一甩黑发,夜里深沉的黑丝中散发一缕又一缕诡异的紫。


“喂你再这样下去,死掉了我可不管。”


带着戏谑的讽刺,在云雀的耳里格外刺耳。这该死的凤梨头,咒他死,他先被咬杀!


浓浓血水,顺着脸颊和额头的线条,划出一道蜿蜒血路,悄悄落流下来。掩去他的视线,眼前一片厚重的血水,却有种强烈的刺激,让他蓦地窜起战斗的火焰。



冷冷的笑意比六道骸更诡异,男子黑色颀长的身影在后巷中瞬间隐没,然后接着一声声凄惨的叫喊划破灰蓝夜空,一切归回宁静深夜。


“诶?”


正想看清楚眼前的情况,六道骸立刻感觉到一阵凶悍的攻势朝自己袭来。一眨眼,一支银白色的拐子就毫不迟疑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喂……杀死我的话,你很难给REBORN交代、十代目会很伤心哦。”


眼见拐子只要在跳动的脉搏上轻轻一划,自己就会一命呜呼。
但男人却死到临头还不知道惧怕,玩笑般的笑容在黑夜里活像一只狡黠的狐狸。




群聚的生物是没用的废物,他讨厌合群式地出任务。孤独的味道,孤独占有至高无上的胜利感。他享受咬杀敌人的快感与过程,拐子挥起飞溅的艳丽血丝,懦弱灵魂在手心里挣扎惨呼。


偏偏,REBORN总不让他称心。


喜爱独来独往的人,云雀讨厌看到爱哭的草食动物跟在自己的背后,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同时,他也憎恨看到笑眯眯的狡猾狐狸,每次好似鬼魉般出没。


这次的任务,身边倒是没有总是碍手碍脚的笨兔子,却多了一个只会奸笑在旁观看的凤梨头。


讨厌群聚合作,讨厌那笑得神秘十足的男人。


“如果你死了的话,我想有些人会很高兴。”


逃狱的男人……你想你会在这边快活多久。黑色凤眸狠狠瞪了一眼,而身前的男人眼睛里,他似乎看到一种已经无所谓的绝望。于是,心有些动摇了。


最终,他还是放下了充斥血腥味道的拐子。


“……”


没错过男人美丽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犹豫的目光,六道骸不觉地再次笑起来。


“哈哈~看吧,你不会杀我的。”



他的狼狈、他的犹豫、他的冷漠无情,六道骸惊奇发觉自己竟然能够窥见云雀恭弥不少隐藏起来的秘密神情。



“我会的。”



总有一天,你会死在这双拐子下,但不是现在。


带着寒芒的眼眸在宁静黑夜里,冷酷且绝情。男人悄然离开,独留一抹黑紫发的男人在夜里迎着夜风……凄然笑着。



那,你就杀了我吧。





•••••••••············································



雨天下在一个不宁静的夜里,豆大冰冷的雨滴倾下在义大利的某个街道上。


他们再一次出任务,颀长身影隐没在墙角边,六道骸眯着眸看着男人孤独战斗,他却始终没有出面帮忙的意图。


云雀像是毫无束缚的云絮,他享受扼杀懦弱生命的过程。



观看这些惨不忍睹的过程,六道骸惟有无奈笑着。他……和自己是多么不同,却在那不同里又多么地相似。


毫不留情,是他们对生存下去的理由。



“啊啊,好了?”


悠然地靠近粗喘的男人,云雀恭弥的黑色西装忽而飘出一阵浓郁的血腥味,六道骸细细嗅着这经常出现在自己生命里的味道。


“吵死了,咬杀!”



“诶……你老是咬杀前咬杀后的,我都听腻了。”


企图拍拍那显得有些浮躁的男人肩膀,但却被拐子‘啪’的一声狠狠扫开。血红的液体出现在六道骸的手背上,他们贪婪地吸吮这腥甜的味道在雨天的空气中飘散。



他们,有不同,却又一样。


贪婪那弱肉强食的愉悦快感,爱上那扼杀微弱脉搏的生命,恋着那嗜血的味道。



“喂……我们杀了那么多人,有罪吗?”


“……”


他们走在雨天里,透明的水珠滑落在脸庞,长长飘逸的黑发此刻贴服在六道骸尖削的脸颊旁。



知道云雀那冷漠的个性,他一直是以沉默不语来回答一切问题。六道骸却不以为然,自顾自地说着。


“如果哪天我死了,会去哪里……”


“……”


依旧沉默。安静骄傲的男人没回答,静静地走着,却没有加速脚步。



“我想……哪里都不会要我吧?”



带着沉重的罪孽,任何人也都救赎不了的罪。


“哪天……死了,请不要把我放入棺木里……”



那黑黑的长方木箱子,将会是他的最后尽头。冰冷与孤独陪伴着死亡,安静的寂寞让六道骸害怕会被关入这束缚他永远的空间。



蓦地,丝丝雨水朦胧了黢暗的黑夜,六道骸眯着眸,仿佛看见前方的男人转头凝视自己。


“你,死不了。”


对,死不了……地狱和天堂都抛弃的人,死了都去不了哪里。哭笑不得,六道骸却扯着虚伪的笑容,感觉脸面深处发出撕裂的声音。



“你会爱我吗?”



至少,在我死的时候……我想有个人爱着我、想着我,而不是一个人独自地离开。



“……”


他仍以沉默作为回答,那双深邃的黑瞳似乎要把自己的灵魂给吸入一个没有尽头的黑沉深渊里。


不同却一样。



那夜里,那雨天里……安静的两人不说话。谁吻了谁,是他还是他。那轻悄悄的盈然一触在唇边散开,热热暖暖地,有种说不清的酸涩味道。


那是什么……空荡荡的心顿时填充,那也许是永远朦胧不清的情感。




•••••••••••••



那一夜后,云雀再也没看到那神秘又诡异的男人。


少了一个爱戏弄玩笑的男人在自己身边,出任务时候总觉得有些不习惯。


说不上那是什么感觉,只是纯然的觉得不习惯。想不到,习惯原来是一种很可怕的事情,让自己开始变得不想自己。


再一次看见男人,是在那片飘着怃愁气氛的陵墓园里。


面对那个黑色长方的木箱子,里头却是空荡荡的。


他记得,男人说他不想一个人离开。


他记得,男人说他讨厌那黑色箱子关押着自己永远永远。


像是一缕四处飘散的雾,他的行踪就如同雾般神秘又朦胧。


他选择了离开,自己走开……也不愿意躺在这个黑漆漆的箱子里沉睡着。



“我恨你。”



对着灰银色的墓碑,这是六道骸想得到的答案。云雀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真心话,但他却不由然地脱口说出。


走出陵墓园,黑色西装的男人摸了摸左胸口,那心跳依旧跳跃,只是觉得少了一些什么,突然空了。



把心掏空了走人,还不是一般的狡猾狐狸。





只是时间不对,只是空了起来……




云雀没看见,那如同雾般的朦胧笑容在阴然的树林里浮现,却一瞬而逝。



••FIN••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Comments:編集・Deleteに必要)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