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纲] 遗忘 (3)

2008-08-30 21:27

(4)


只是,不再属于那片阳光下,所以选择遗忘。




那天后,云雀对他的态度,更是淡漠许多。心口莫名的隐隐悸痛,他无从解释。纲吉试着去抓起手枪,试着在那红心靶上扣下一发子弹。




看着一直无法直中红心的子弹,他终究不是适合用双手去扼杀人命的其中之一……



之后,他不再哭了。青年慢慢蜕变,软弱的人始终还是温柔的空。以纲吉这种温顺又优柔寡断的个性,能够在这黑暗血腥中存活下来……REBORN总是嘲笑地说,这真是老天对大家开的超级玩笑。


他和云雀的关系,总在似清非清,朦胧不明的情况下徘徊。某种情感正似一个慢慢攀延的藤蔓,默默延伸。


不是恋人,不是敌人,也不是朋友。



云雀到日本出任。他在机场上呆然站着,睁眼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颀长的身体穿着一身标志性的黑衣,还有那一双从不离手的银白色拐子。渐渐没入人群内,那一点黑影消失在棕色瞳仁里。



男人突然回头,人群汹涌中,他们两人遥远的眼神交替。纲吉明白自己必须要勇敢,坚强起来,而不是永远倚偎在众守护者的庇护之下。


他朝着男人浅浅逸出笑容,轻轻挥手……




遗忘了,我们,也许已经遗忘了……阳光的味道。






(5)



阳光的味道,变质了。那是黑暗的腐恶……我尝试遗忘。





夜晚格外静谧,寂寞的气息不断扩散,悬挂在墨空中的月亮发出淡淡皎白光晕。冷森森的庭院,池塘边的樱花树正随着夜风,洒下一地的妃丽粉瓣。



掉落在池子里的花瓣,牵起一圈一圈纠缠的涟漪。淡雅花香,慢悠悠地飘逸在空气里。



浑身腥血的人影出现在池塘中,他一步一步朝着池塘深处走去。



“好脏……好脏……好脏……”



好久没哭了,泪水不受控制地狂流,好似决堤的洪水般泛滥着面孔。今天,他扣下了扳机……发出了子弹,看着子弹穿透对方的胸膛。



四处飞溅,是那一滴滴艳殷的红血。溅上他的脸庞,溅上他的衣服,溅染了满身。红,很红,红得很可怕。知晓自己真的用了双手扼杀了一条生命,只为了生存……看着手中的血迹,他再也忍不住崩溃。



“脏……脏……”



白色衣杉上洗退下来的血迹,正一丝一丝渗入池水中晕散开一片浅红,而夜晚的冰冷池水并没有让纲吉冷静下来。紧绷的情绪,近乎要疯掉。


涣散的棕瞳,失去了往常的活力充盈。青年一脸失神,呢呢喃喃地朝深池里走去。



怎么,怎么能够再去接触那神圣光芒般的阳煦?



蓦然,一双手紧紧将失控的自己抱住。失神的眼眸突然闪烁一下,他挣扎,努力挣脱那双手的困制。


不要抱住我!!好脏……


朝着前方狠狠抓着在手心里流泄的空气,他抓不住……拳头死死地举在半空中,扯起喉用上了全力地叫喊大闹。



“我杀了人!!”


“我知道……”


“我的手好脏……好脏……”


“我知道……”


“……怎么办……我忘了阳光的味道……”



男人他点头,他知道,他说他了解。


温暖的掌,男人暖然的温度圈着他紧紧掐住的拳头,凑到唇边轻轻落下一道烙吻,煦烫的舌尖把残留的血迹沿着手心缓缓舔拭。柔柔冷静的声音在耳畔边,男人缓缓的吐息仿佛在安抚自己的不安。




“我,陪着你。”


他在他面前,许下一个承诺。他们只有黑暗,黑暗里看不见尽头……无法说出他们是否有永远,无法证实他们之间是否有天长地久。


不管手心上沾了多少血腥,不管双手扼杀了多少灵魂,不管那前方的未知途上还有多少的尸体……



只要活着的一天,男人愿意陪着他。




庭院里,一线线初露的曦光,清晨的凉风轻轻拂来。凋零的樱色花瓣继续飘落,一片一片的粉色花海洒满了池塘中,男人抱紧他,他抱紧男人……


那天,两人带着浑身的湿衣物,各自流着鼻水躺在和室里。微微一笑,他朝云雀展开一抹久违的灿烂柔柔弧度。



遗忘过去,请记住这一刻的我们。



•••FIN•••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Comments:編集・Deleteに必要)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