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纲] 遗忘 (2)

2008-08-27 19:24

(3)


把阳光忘记了吧,黑暗的未知途是你的一切。



“……”


看见REBORN一脸失望落寞,还有云雀默默别过脸直接走出去的背影。眼眸顿时氤起一阵朦胧,纲吉尴尬浅笑,颓然垂下头。


手心中的一把手枪,沉重得举不起来。



“抱……歉……”


无声的叹息,轻声的歉意,在空气中慢慢浮动。纲吉看着那把黑银色手枪,痛恨自己的软弱无能。


而眼前的男人,他低下的帽檐里隐藏了所有神情,让纲吉想看却看不透。然而在REBORN要离开训练室时,他平静地说。



“明天你随着云守一起出任。”



笃定地、强势地、REBORN淡然地说,语气却坚持得很。要他走入未知数的未来,那片没入黑夜里的黑暗……尔谀我诈的世界,你总要面对,而不是一味愚蠢逃避。




“嗯……”


无奈点了点头,纲吉默然应允。黑色颀长的身影在不远处的门后消失,独留他一人在训练室里呆呆伫立。


其实不想让云雀困扰,因为他的懦弱而一再拖延。让整个原本顺利发展的训练过程,都越渐缓滞。


明白学长他不愿意,甚至是憎厌和自己编排在同一组。他有值得骄傲的能力,他强势且有种不可忽视的冷戾气息。那片自由自在的云……飘荡在天空的云。根本就没必要带着一个拖油瓶,负责他的训练进展。




没必要锁在这里,因为它是……云。




••••••••••••••••••••••••••••


(3)


那曾经,很远很远,遗忘了。



那一天,他的迟疑,他的犹豫……差一点就要了他的命。



是黑发的男人替自己挡下了这致命的一枪,毫不迟疑的一发子弹让对方在纲吉面前颓然倒下。



看着敌人的倒伏,纲吉慌乱失措,呆呆看着云雀手臂上的骇人血孔,汩汩溢流的是不断流畅的红红鲜血。




在那个日式庭院里,青年扶着粗粗喘息的云雀走到池塘边。冰冷夜息,在空中不断伴送而来。欺上脊背,有种渗入体内噬骨的强烈感觉。


“学长……学长……”


瞠眸,纲吉紧张地扯撕衣角,当场实施了紧急包扎。笨拙的青年,汗水让长长的棕栗色柔发贴在颊边,此刻的模样让眼前这只笨蛋草食动物看起来,有些狼狈不堪。



“冷静,笨蛋。”



被纲吉笨拙的手劲碰及仍渗血的伤口,黑发男人闷闷地疼哼起来。眼前这个急得欲落泪的青年,而那思绪也近乎不再冷静了。蹙眉,于是云雀朝着纲吉低声吼止他的慌乱。



掬起池水,企图想借着水,把男人伤口上的发黑血迹洗去。血迹一处一处溅在云雀的衬衫上,血的丑恶,血的腥味让一个纯净的男人都玷污了。好脏,都好脏……


“可是可是……学长……那子弹……那枪……”



吞吞吐吐的话语,显得不清不楚。未脱去的稚气脸庞上,有着困窘的表情。他哭了,透明的水珠在脸颊两旁落下来。



“这就是黑暗。”



抽起受伤的手臂,他冷冷拒绝纲吉为他洗去血污。纵然那一道道血迹洗涤后……一些烙下的痕迹还是会永远驻留在那里。


那是血,为了生存在黑暗里的奋斗痕迹。


墨黧凤眸微微眯起,男人冷静地说。寒冷气息继续拂来,纲吉感觉自己的眼泪不断落流,热热的滚盈沿着面部,好似停不下来的大雨……滂沱直下。



“不是……不是……”



他哭着摇头,导致云雀受伤,导致云雀为了他而用着双手扼杀了生命,是他的懦弱,是他的迟疑……也是他一直以来的畏缩无能。



云雀轻叹,为何眼前的青年总是不懂。


“这是事实,空守……”


“……可是……可是……学长,血好脏……”


蹙着眉,男人把青年抱起来。


把无法冷静下来的青年往夜里的池塘里,无情一抛,好让他镇定冷静。失神的棕瞳凝视俯视他的男人,纲吉跌坐在池水里,水花四溅,寒冷立即侵入体内。男人别过头,他没回头,走了。



静谧的庭院,只有他一人……接受了,残酷的事实。



我们,我们是否把阳光遗忘了?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Comments:編集・Deleteに必要)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