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纲] 遗忘 (1)

2008-08-24 15:00

其实这文估计是会收入在女儿的云纲本子里……
灵感来自一个作者的图~真的画得很好XX
















(1)

遗忘


他曾经怀疑过……有些事情,我们是否都遗忘了?





意大利,这是一个没有他的夜晚。


缕缕冰冷的气息氤氲着夜晚,抬头看的那片深墨蓝的天空此时没有月光,也找不到任何璨耀的星光。隐约传来草丛中的细细虫鸣声,伴随着寂寞的夜晚缓缓吟奏。


一抹棕色身影出现在日式庭园里,他伸出脚尖往那冷冷的池水中踮了踮。


“冷……”


纲吉禁不住轻声惊呼,把脚尖拢了回来,使劲搓暖。


记得……这池塘,是记忆中最深刻的地方。在脑海里,它不时回播翻映。这池水的冰冷,它的残酷,云雀恭弥的淡漠还有他断断续续的呜咽。




••••••••••••••••••••

(2)


那是,五年前的他们。


因为特别训练的关系,也是一方面让纲吉早些进入彭哥列首领的整体状况。REBORN将纲吉和一众守护者都带往意大利。


可以联想到,当一群仍懵懂的未成年们从一个充满活力的阳煦中,被强行拉入一片黑色血腥地带里,是何等的残酷。


接受真实的训练,眼前面对的是真实且活生生的人类。从REBORN口中所谓的训练,纲吉知道这里面的意义……并非那么容易看透。



走入训练场,没有想象中的惨凉叫喊,入眸的是黑暗一片,耳边传入时细时粗的喘息,仿佛是徘徊在修罗场上的痛苦亡灵。眼前,是一幕幕惨不忍睹的场景,血色红海宛如彼岸旁摇摆的死亡薨花,鼻间甚至穿梭着浓浓的血腥味道,充斥着肆意残暴。



他说
为了生,你必须残忍。

他说
为了生,你必须学会快•狠•绝。




看见这场景,他隐然发现自己快要崩溃了。REBORN漠视纲吉欲呕的模样,他冷冷对众人说这是生存在黑暗里的唯一理由,也是唯一规矩。



躲到一旁,看着众人已经纷纷进入各自的状态里。只有他,独自躲在角落边,瑟瑟发抖。瞥见云雀冷漠地鄙视自己的神情,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可以胜任彭哥烈第十代首领。


他终究学不会开手枪,做不到用这双手去扼杀威胁到彭哥烈一切的敌人……因为他根本就不愿去碰。


因为坚持,因为固执……他不想遗忘了,曾经的事情,曾经的阳光,曾经的灿烂天空。



无能者,则死。纲吉似乎可以听见,他嗅到那浓浓的一缕缕血腥,那幽怨的声声呻吟,几乎在每个夜深人静的夜晚,从地底下渗透而出,直穿穹顶。



那是黑暗,你永远回不了头。



··TBC··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Comments:編集・Deleteに必要)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